人民日报:去产能和保就业 两道题必须一起做

人民日报:去产能和保就业 两道题必须一起做

2016年12月09日 06:19 来源:人民日报
 

  抚顺矿务局组织职工进行电工电子类培训,帮助他们拿到国家职业资格证书。

  本报记者 刘洪超摄

  我国拟用5年时间再压减粗钢产能1亿—1.5亿吨;用3至5年时间,再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初步测算,这将影响钢铁行业50万职工和煤炭行业130万职工的工作岗位。再算上水泥、玻璃、电解铝、船舶等行业,去产能带来的就业压力不小。

  11月1日,去产能“大户”辽宁省全面启动转岗再就业人员安置工作。“要保证企业多余人员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确有困难的人员社保要兜底”,实现这一目标,地方政府与企业面临的人员安置压力有多大?转岗再就业人员自身有什么打算?“兜底”措施是否结实?还需要哪些政策帮扶?请随我们的记者,一同去探个究竟。

  ——编 者

  “去产能、保就业”,两道题必须一起做

  政府要主动作为、积极担责,完成任务不打折扣

  辽宁省调兵山市,是一座因煤而设的县级市。全市25万人口中,铁法能源公司的职工及家属就占了2/3。今年10月31日,公司正式关闭大明煤矿,完成了年内减少180万吨产能的任务,涉及安置职工2593人。

  54岁的张志伟就是其中一员,1982年老张在辽北技师学院毕业后来到铁法能源公司,在井下一干34年。10月份集团开了职代会,宣布转岗再就业的国家政策。像老张这样5年内即将退休的职工,可以内部退养,由公司每月发放基本生活费,并为他们缴纳社保。11月1日,辽宁省正式启动去产能企业的人员安置工作,老张很痛快地跟公司签了内退协议。

  “国家政策给兜底,生活没问题。再过不到两年,我就能正式退休,从社保领工资,每月能开4000多块呢。我懂设备维修,这些日子好几个私企老板打电话来聘我。先休息一阵子,来年再说也不迟。”对提前退休,老张并不气馁。

  “内退人员的签约正在有序进行中,对青壮年职工的岗位技能、转岗意愿和培训意愿正在做统计,以便做出相应安排。”铁法能源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辽宁省人社厅失业保险处处长赵长文介绍,今年全省须化解钢铁产能任务602万吨,化解煤炭产能任务3115万吨,所涉及的企业中,大部分是民营企业,用工形式比较灵活,职工安置压力不大。“重头在省属3家煤炭企业:阜新矿务集团、铁法能源公司和沈阳煤业集团。3家企业需安置3.5万人,任务可不轻。”赵长文说。

  “辽宁经济整体下滑,钢煤过剩产能企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就业形势尤其严峻,人员安置分流的难度更大。”渤海大学经法学院院长张满林认为,人员安置难,难在两方面:一是企业通过内部转岗、转产安置员工的空间在变小;二是企业中有能力自谋营生的职工大多已主动寻找出路,留下的多是自主择业难度大、在人力资源市场中竞争力弱的职工。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曹建海认为,在去产能的过程中,不能倚重市场来解决相关企业人员的转岗就业,政府必须主动作为、积极担责。

  “特别是那些资源枯竭型城市,企业兴、城市就兴;去产能政策会深刻影响这些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辽宁省人社厅厅长杨忠林认为,保就业的措施一定要预先筹划、同步跟进,不能有任何折扣和迟缓。

  多管齐下,让职工捧上“新饭碗”

  安置进度纳入地方考核,公益岗位、培训项目虚位以待

  今年,在黑龙江省政府的主导以及社会各方鼎力支持下,2.25万名原龙煤集团职工陆续走上农垦、森工、城市公益等新岗位,开启新的职业篇章。同样身处东三省的“经济寒潮”中,辽宁3家煤炭企业能否像龙煤集团一样,让转岗离岗职工顺利捧上“新饭碗”?

  政策要带劲儿。今年8月,辽宁省人社厅、经信委等六部门制定了《做好煤炭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职工安置工作的意见》,明确要多渠道分流安置职工,包括支持企业内部分流、促进再就业和创业、距法定退休年龄5年内人员内部退养、困难人员公益性岗位托底帮扶等。辽宁省就业工作领导小组与各市签署《就业工作目标责任书》,明确了“停产、半停产等困难企业离岗失业人员培训再就业人数”和“化解过剩产能企业离岗失业人员再就业人数”两项指标按月调度,并在年底考核。

  “政府得定目标、盯进度,做好指挥者、监督者;也得铺路搭桥,提供信息和培训,做好服务者;更要兜住底,做好守护者,不让一个转岗、离岗家庭‘没饭碗’。”杨忠林说,目前辽宁省人社厅已经建立起离岗人员数据库,汇集省内离岗人员的年龄、技能及就业培训愿望等信息。“希望离岗职工积极申报数据,省里会根据需求动态调整政府补贴培训的专业目录。眼下,人社部门已将生产服务业及旅游休闲、健康养老、家庭服务等纳入补贴项目,我们力争让每一位有培训愿望的转岗职工都能接受一次政府补贴的职业培训。对参训的零就业家庭人员和就业困难人员,除了补贴培训费用,省里还提供食宿费用补助。”

  3家煤炭企业和所在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想办法。沈阳市为了鼓励离岗失业职工就业、创业,目前已开发出800多个公益性岗位虚位以待,对有创业愿望的下岗失业人员,比照大学生创业贷款政策,提供10万元的小额担保贷款。阜新市日前编制印发5000多份“失业、再就业服务指南”,并召开了专场招聘会,针对阜矿集团发布岗位信息,对涉及到的大龄及零就业家庭人员提供公益性岗位进行安置,保障其基本生活。铁法能源公司成立了双创中心,建设成人力资源池,对职工进行转岗技能技术培训,让他们更好地适应新岗位。

  要扶持更要自强,熬过“转型”天地宽

  加大地方政策支持力度,让离岗职工有收入、有盼头

  辽宁省这3家企业要想如期完成离岗、转岗再就业人员的安置目标,难题也不少。

  一是相对于就业压力,人员安置资金不足。“目前中央财政已经安排了1000亿元的专项奖补资金,用于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不过国家下拨资金主要根据化解任务情况而定,并未考虑具体地区、具体企业的生产经营困难和就业吸纳能力。”杨忠林认为,与东部、中部省份相比,辽宁省整体就业形势较差,今年前三季度辽宁省GDP持续负增长,随着化解过剩产能以及厂办大集体改革和国企改革的深入推进,多方面就业压力汇合,预计今后一个时期辽宁省停产、半停产等困难企业离岗失业人员将逐步增加,部分行业企业用工需求下降,加上大学生就业压力增大,整体上就业形势会更加复杂。“说实话,横摆竖摆,资金缺口都很大。”

  二是去产能企业的职工,普遍对企业心存依赖。铁法能源公司大明煤矿的张师傅还没到内部退养年龄,“我父亲在矿上干了一辈子,我在这儿干了30来年,对公司感情深厚。”他说,工友们的想法很一致:大明矿设备落后、单位成本高,该关;可集团还有八九个效益好且设备先进的矿井,目前煤炭价格正在回暖,完全有能力吸纳他们转岗就业。“我不打算终止劳动合同、离开企业再就业,就等着公司内部分配。什么岗位无所谓,收入少点也没关系。”张师傅说。

  由于大部分职工希望通过内部转岗安置,企业有很大压力。“公司将成立‘双创’中心对这部分职工进行岗位技能培训,实行竞聘上岗,或成立专业化服务公司安置。我们还要通过继续做强做精煤炭主业、不断延伸产业链、培育企业发展新动能。企业有活力,发展势头好,职工就业才有保障。”铁法能源主要负责人李士伟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正积极培育健康养老、蒸汽机车旅游、商贸物流、碳资产管理等新的业务增长点。“等企业转型升级成功了,就会成为地方吸纳就业的大户。大家一起咬牙‘转’过这一关,就天宽地阔。”

  张满林认为,从目前辽宁省转岗再就业政策措施来看,还有以下完善空间:一是加大专项建设基金投入,对于转产企业转轨转制给予相应的金融、土地、税收政策支持,扶持去产能企业发展新的替代产业,提高吸纳就业能力。二是探索以划拨、留地安置和资产入股等多种方式,为离岗失业职工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弥补资金缺口难题。三是全面推进就业服务的制度化、信息化建设,鼓励劳务输出,开展跨地区就业信息对接和有组织地开展劳务输出。

  曹建海建议,去产能企业可以通过吸引再就业员工入股等方式,发展快递物流、生态农业、休闲旅游业和文化产业等,解决员工就业和收入问题。

  49岁的王师傅已在阜新煤矿井下工作了29年。“不懂啥新技术,年龄越来越大,叫我离开矿上另谋出路,心里确实没底。”谈到转岗再就业,他难掩心中的不舍与焦虑。

  “国家能管到底当然好。可我们这地方靠煤起家、靠煤吃饭。咱的矿关了,人家的矿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咱也挤不进去。”王师傅说,想来想去,他还是盼着早点接受培训,“希望能通过培训学到真东西,有了技术才有盼头,到哪都不愁饭碗。”(刘洪超)

 


人民日报:去产能和保就业 两道题必须一起做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