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百日 特朗普时代初露端倪

执政百日 特朗普时代初露端倪

2017年04月30日 00:42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华盛顿4月29日电 执政百日 特朗普时代初露端倪

  新华社记者徐剑梅

  4月29日,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满100天。美国国内掀起了对其百日执政的热议。

  客观说,百日之内,特朗普政府做了很多,但做成的不多。百日来,特朗普执政之路颠簸磕绊,饱受争议。而瞻望前路,在可预见的未来,特朗普政府仍将处在颠簸期,充满波折或将是一种常态。

  “不断进化”

  如果评选特朗普百日执政的重大新闻,对内,废除奥巴马医改失败、移民入境限制令两遭司法冻结、成功提名保守派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修建美墨边境墙因费用问题搁浅、提出大规模减税方案;对外,中美两国元首海湖庄园成功会晤、向叙利亚发射导弹、高调发力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对重启美俄关系态度由热转凉、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都应名列前茅。

  在内政外交各领域,特朗普接二连三投掷“深水炸弹”,四下溅起水花,但修正和妥协也如影随形。与卷入“电话门”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迅速切割,以及对重启美俄关系的热情迅速降温,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遭遇的政治阻力。

  经济上,尽管和墨西哥与加拿大都发生龃龉,但特朗普没有宣布退出北美自贸区;对避免政府关门的临时拨款法案最终让步,同意不纳入美墨边境建墙费用;在税改提案里,他也没有像之前坚持的那样纳入边境调节税。市场预期,特朗普政府今后采取重大贸易保护主义行动、发起大型贸易战的可能性大为降低。

  特朗普上任不久便公开表示,他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所从事的,“是全世界最困难的工作之一”。从医改到朝鲜半岛核问题,他都发出“没有想到”的感叹。用外界的话说,他经历着“陡峭的学习曲线”,而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正在不断进化”。

  评议两极化

  1月20日,特朗普在欢呼和抗议声中宣誓就任总统,而现在欢呼者仍然欢呼,抗议者继续抗议。作为“美国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总统”,特朗普被普遍认为是“搅局者”——在全面地搅动着美国。

  日前,白宫网站已专辟网页列出特朗普执政百日成就清单,宣布特朗普取得“历史性成功”,而批评特朗普的媒体则这样反讽:“白宫称特朗普取得历史性成功,但历史不同意。”

  特朗普本人一方面表示“百日”是“人为障碍物,意义不大”;一方面声称他头一百天的工作,为任内美国的进步奠定基础。

  在中美关系提振、空袭叙利亚、对俄罗斯转冷、改变对北约立场等外交决策上,特朗普收获了两党普遍好评。但他百日来的其他执政表现,则被民主党和多数美国主流媒体唱衰。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佩雷斯形容特朗普百日执政“极度失败”;《洛杉矶时报》认为他“几无建树”;《政治》网站则叹息美国政治伦理衰落成为“新常态”。

  而在共和党同时掌控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的情况下,特朗普没能在百日内实现任何一项重大立法,致使右翼媒体也不乏失望之声。

  商界的反应并不像美国多数媒体那么负面。瑞银集团发表投资者观察报告认为,特朗普的百日执政,激发了工商界对美国经济的乐观情绪。

  特朗普上台时是美国民调史上民望最低的当选总统,他继续成为执政百日之际支持率最低(综合民调结果为42.1%)、不支持率最高(综合民调结果为52.3%)的总统不足为奇。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始终稳定在84%上下。去年大选投票给他的选民中,96%甚至百分之百表示不后悔,表明他的基本盘相当稳固。就职以来,他延续竞选风格,着力营造忠于竞选承诺的形象,坚持发布推特,举办竞选式大规模民众集会,与批评他的美国媒体打“持久战”,这些策略被认为对其维系基本盘稳定相当奏效。

  仍处“颠簸期”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时代尚未成形,尤其欠缺清晰连贯的对外政策,但特朗普时代的一些特征已初见端倪。

  理念上,保守主义大规模回归;政策上,不讲求意识形态的实用主义色彩强烈;在内政上,就任以来遭遇的挫折风波,使他渐渐与右翼白人民粹主义拉开距离;经济上,依靠“高盛帮”、企业家和亿万富翁组成的团队,显现亲华尔街、亲市场和重商主义色彩;外交上,特朗普渐渐表现得“更为接近一名传统的共和党总统”,但在重视军事外交的同时,避免陷入海外军事行动泥潭,更愿意把军事行动作为威慑“大棒”。

  瞻望前路,特朗普短期内不再有时间窗口的压力,却也无从回避内政外交一系列复杂挑战,执政地位还可能因利益冲突、纳税单乃至弹劾风险等受到削弱。他将如何“搞定”这些挑战,他的执政能力和危机应对能力,对世界来说,仍然需要耐心等待时间揭示答案。

 


执政百日 特朗普时代初露端倪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