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一笔就打个勾 老人养猪15年为儿还20万治病钱

还一笔就打个勾 老人养猪15年为儿还20万治病钱

2017年03月28日 10:44 来源:成都商报
 

  借钱

  一开始,儿子找亲戚朋友借钱,然后将每一笔借款记在本子上。儿子病情加重,他接过儿子手中的账本,继续找亲戚朋友邻居借钱。和儿子一样,他将每一笔债务都记在本子上。

  还债

  “钱是当初别人相信你才借给你,现在儿子虽然走了,债还在,我还在,欠的钱必须要还。”他很享受还上一笔债务后的那个时刻,会在借款人后面打一个勾,表示这笔债务已经清了。

  还上最后一笔5000元“外债”后,广安华蓥阳和镇偏岩子村68岁老人余兴贵的心里终于舒坦了不少。

  过去15年里,余兴贵主要在做一件事情:养猪还债。15年前,余家陆陆续续向21户人借了19.5万元债务,这些债务如同一张织好的蜘蛛网,笼罩着余兴贵过去15年的生活。

  债务主要是为儿子治病欠下的,但儿子终究没有活下来。余兴贵说,儿子虽然不在了,但欠下的债务必须要还,做人要讲诚信。

  账单——

  儿子因病去世,留下近20万元账单

  余兴贵有时会想,如果儿子还在,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或是早知结果,当初直接放弃对儿子的治疗,又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不会有放弃这种结果,他是我儿子。”余兴贵坐在凳子上,抬手擦了一下眼角。15年前留下的悲痛,在这个老人心里仍未完全愈合。

  2001年,原本在深圳制衣厂打工的儿子余斌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治还是不治?一家人陷入困境。在儿子查出胃癌之前,为给孙女(余斌的女儿)治病,家里已背上3万元债务,钱是他亲自去借的。

  “他还那么年轻,也想能够好好活下去。再说他是我儿子,就这么放弃了?”拿到诊断报告后,余兴贵陪着儿子前往重庆新桥医院治疗。

  治病的钱,只有靠借。余兴贵说,一开始,主要是儿子找亲戚朋友借钱,然后将每一笔借款记在本子上。“他自己前前后后借了七八万。这些人(债主)都很好,借钱时都没说啥子。”余兴贵说,儿子后期病情加重,自己便接过儿子手中的账本,继续找亲戚朋友邻居借钱。和儿子一样,他将每一笔债务都记在本子上。看着账本上借款人的名字一个个增多,余兴贵心里也没底,还要借到什么时候?但他转念一想:“等儿子将来有一天好了,这些债务肯定能慢慢还上”。

  遗憾的是一年后,28岁的余斌终因医治无效去世。一个月后,余斌妻子外出打工,之后便与余家失去联系。

  处理完儿子的后事,余兴贵整理当初为儿子治病借钱留下的账本,一共借了21家人的钱,总共19.95万元,其中包括孙女此前治病借来的3万元。近20万元债务,如同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笼罩着余兴贵。

  还债——

  养猪还债

  还一笔就打一个勾

  “这些钱是当初别人相信你才借给你,现在儿子虽然走了,债还在,我还在,欠的钱必须要还。”余兴贵说,儿子去世后,他也想过外出打工挣钱还债,但觉得在家养猪赚钱“稳当一些”。

  养猪,对于余兴贵来说,并非难事。过去10多年里,他靠着养猪,成为村里较早一批修建楼房的村民。余兴贵开始谋划养猪还债的计划,将母猪产下的猪崽一部分抵给债主还钱,一部分留着自己饲养卖钱还债。“刚开始那两年,家里的粮食和猪草不够,就走一两公里路去向别人要。”余兴贵说,为了喂猪,他和妻子除了耕种自家田地外,还种植了3亩多别人撂荒的地。

  “最多的时候家里养了60多头猪,猪圈不够,就借邻居家的猪圈来喂猪,每顿要准备100多斤猪食,单喂就要花1个多小时。”余兴贵说,他会根据借款人的情况,从最急需要还款的家庭还起,每向借款人还债时,他都会表达心中的愧疚:“毕竟实在是欠得太久了。”有时候,对方会让他先留着,等家里宽裕了再还。但余兴贵不愿意,这也导致偶尔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才将钱还给邻居,过段时间因家里急需用钱又借,周转过来再还上。

  “还一笔就少一笔,心里也舒坦一些。”余兴贵说,自己不想将这些债务一直拖下去,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还清债务。余兴贵很享受还上一笔债务后的那个时刻,他会在账本借款人后面打一个勾,表示这笔债务已经清了。

  余兴贵说,尽管家里省吃俭用,但每年只能还上一两笔债务。但从来没有人主动找他催债。“他们家里也恼火,还有一个孙女要养,大家都理解。”一位曾借款给余兴贵的邻居说,他曾让余兴贵不必还那2000元债务了,但余兴贵还是坚持要还。

  目前,除女儿(已出嫁)余海琼两万元债务没有还外,余兴贵还清了其他债务。他如释重负,“终于完成了一个事情,女儿不是外人,其他人的还了,也可以说是大功告成了”。

  让余海琼没想到的是,她和父亲这笔在外人看来可有可无的债务,会让父女俩出现少有的争执。

  争执——

  女儿放弃两万元债务

  父亲坚持要还

  不久前,余兴贵揣着家里剩下的500元钱来到女儿家,将钱交给女儿,“家里还剩了这些,先还上”。“爸爸,都跟你说了不用还,你这是干啥嘛。”女儿对父亲的行为表示不满。其实在此之前,父女俩就有分歧,女儿坚持不让父亲还钱,但父亲却坚持要还。

  “这10多年,他和妈过得太辛苦了。他去年还因为太劳累,住了1个多月的院,你说这是何苦嘛。他就是太固执了。”余海琼在电话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父亲这些年背着债务生活,这个心结让他感觉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不过,余兴贵说自己之所以如此坚持,也有自己的“苦衷”,“她(女儿)有两个孩子,也有一家人要养活,经济压力也大。再说了,那两万块是当初借的,既然是借的就要还嘛。还了,我们心里才踏实。”争执的结果,是女儿同意接受父亲的还钱,但钱不能急着还,慢慢还。

  “做人要讲诚信,儿子没了,债还在,我也还在。”去年,余兴贵在还清17.5万元外债后,将那本小心保存了10多年的账本,扔进了垃圾堆。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还一笔就打个勾 老人养猪15年为儿还20万治病钱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