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王”张永琛:孤芳为何不自赏

“故事大王”张永琛:孤芳为何不自赏

2017年02月20日 17:03 来源:中国网
 

“故事大王”张永琛:孤芳为何不自赏

  2017年伊始,电视连续剧《孤芳不自赏》在湖南卫视和乐视网首播,引爆开年收视热潮,该剧播放期间领跑年初卫视收视率榜首,在乐视网独播剧场上线刚刚过半就获得了100亿点击量,春节期间依然雄踞全网热剧榜首,成为新年首部现象级国剧。该剧出品人和总编剧张永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揭开了这部现象级国剧的诞生秘籍。

  《孤芳不自赏》的火爆,激起观众讨论和热捧的同时,更引发了影视界的评论和探讨,在影视艺术领域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这部大剧创作人的求是和创新,也给目前的影视剧开辟了新的思考空间。

  日前,该剧出品人和总编剧张永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揭开了这部现象级国剧的诞生秘籍,让我们看到了这部精彩大剧背后深厚的积淀和创新的艺术。

  一剧之本

  张永琛说:“剧本是一剧之本”,他就是一位专注于创作好故事的金牌编剧。

  文学和影视剧是两种艺术表达方式,很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拍成影视作品却并不好看,为什么呢?张永琛一针见血地说:“因为作家不擅长用动态画面语言讲故事,而这是编剧的擅长。”

  《孤芳不自赏》本是网络女作家风弄撰写的一部架空式历史小说。所谓架空式就是虽然是历史题材,但是与具体的历史年代和历史背景并不沾边,是完全虚构的故事。这部网络小说写得很好看,是网络小说中的爆款,但是当影视公司把原著版权拿到手之后发现很难拍成一部好看的影视作品。为什么?

  因为,原著的文学性非常强,内涵很深厚,这体现出风弄的功底。而要从原著改编成影视作品中间有一座桥,这座桥就是编剧。张永琛恰好就是文学到影视的架桥专家。他慧眼识金,看上了《孤芳》这个难搞的IP。他说:“我从原著文字中看到的是画面,心里映射的是观众的感受。”

  如何衡量一部文艺是好作品?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因此,拿到原著IP后,张永琛并不急于投入拍摄,而是找来冀安等一帮有个性有才华的年轻编剧,把原著进行了一番解构,然后,根据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感受,把剧本的创作进行分解,按照每个人的特长进行二度创作;同时,他还与风弄进行了沟通,了解清楚风弄对这部作品的思考和把握,最后,张永琛把解构后的二度创作进行剧本化重构,由此形成了《孤芳不自赏》的完整剧本。这是一个大拆大合、精雕细琢的打磨过程。

  “《孤芳》剧本完成的那一天,我就已经知道此剧必火!”张永琛说,因为这个剧本不仅感动了我,还感动了不同年龄不同性格的人,能绷紧更多人的心弦,这就是编剧团队创作剧本的张力,如同古筝,琴弦越多弹出的曲调就越悠美曼妙。这部剧的创作过程令他难忘,不仅得到了一部好剧本,而且还带出了非常优秀的年轻编剧冀安。

  跨界之王

  张永琛出生在大连凉水湾的小渔村,是渔民的孩子,7岁才穿上自己的第一双鞋,大学毕业于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是一名枯瘦低调的理工男,也是中国四大编剧之一。现在是派乐影视的董事长、影视剧出品人。他走过的人生路,不停地奋斗,不断地跨界。

  《孤芳不自赏》的火爆使张永琛成为2017年开年最炙手可热的影视人,在这一部剧当中他又做了两个跨界,一是从文学名著的编剧跨界为网络文学编剧,成功!二是从编剧跨界为出品人,成功!

  笔者印象中,上个世纪,张永琛就用电脑写作了,算是最早用电脑写作的作家之一。当时笔者还在用笔写字,问张永琛用键盘写作和用笔写作有啥区别?他说,没啥本质区别,就是写作速度快了点。

  这次问起张永琛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有啥区别,张永琛说,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本质区别不是传播载体和阅读方式的变化,而是写作方式和时代语境的变化。网络文学的语境至少呈现了三个变化。

  一是渐进化写作,从前作家需要把作品完成才能给出版社,然后出书呈献给读者,这个过程没有读者的参与。而网络文学是一边写一边呈献给读者,作者可以参考读者的反馈来写后面的内容,这个写作方式的变化对作品的影响是很大的,必须保持每段文字都是吸引人的。

  二是虚拟化创作,文学作品是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的艺术创作,植根于生活体验,而网络文学更注重于虚拟化创作,植根于内心体验,内容多是注重内心感受的虚拟化创作。甚至,读者并不在乎情节的现实逻辑,只在乎心理逻辑。因此,网络文学往往更加唯美、唯心、玄幻。

  三是网络语境变化。网络小说的语境更多地使用网络用语,出现很多新词,每年都会有网络流行语出现,有些词不上网的人很难理解,比如去年的蓝瘦香菇、洪荒之力、小目标、吃瓜群众等。因此,没有网络语境很难读懂网络文学。

  听完张永琛的一席话,瞬间得知他已经跨界成为一个网络文学高手,参悟网络文学精髓,难怪能把《孤芳不自赏》这部网络文学重构得如此惟妙惟肖。

  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张永琛的另一个跨界是做《孤芳不自赏》的出品人。原先,张永琛一直专注于做编剧,很少涉及其他工作,这一次他跨界做了出品人,而且一触即红。

  他说,编剧是给出品人打工的,这次是给自己打工,呵呵!更重要的是,编剧是一个创作过程,本子写完了无法把控拍成什么样,所以,只做编剧无法把自己创作过程中的想法淋漓尽致地实现出来,做出品人就不同了,可以尽可能实现剧本创作的想法,使作品少一些遗憾,多一些品质,这个幸福感是美妙的!

  坚守匠心

  十余年前,听张永琛和邹静之两位国字号大编剧讲过读二十四史的心得,而笔者至今也没有啃完二十四史,因此,除了对此二人的敬佩,就是通过自身啃读二十四史的经历感触到,在如此浮躁和碎片化的时代,但凡熟读二十四史的人都具有死磕自己的坚韧精神。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张永琛就是这样一个具有坚韧精神并一直死磕自己的文化匠人,在他温和的外表下跳动着一颗坚韧而强大的心,这颗心海阔天空,充满浪漫情怀。

  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张永琛编剧的作品有《红处方》、《像雾像雨又像风》、《超越情感》、《与爱同生》、《京华烟云》、《幸福还有多远》、《末代皇妃》、《孙子大传》、《碧海雄心》……多到采访时他自己都数不清。

  当随手翻开一部张永琛写的剧本,你会发现他能够把每一个情节都做到一丝不苟,对每一个细节都雕琢的淋漓尽致。因此,他的剧本创作之细腻使与他合作的导演和演员们都倍感幸福。

  了解他的人都说,张永琛突出的特点是特别低调,特别厚道,特别能吃苦。而笔者认为,张永琛最大的特点是,不管有多苦都坚持做自己内心最想做的事。

  张永琛说,执着与勤奋铸就了他的今天,人在专注地干一件令自己快乐的事情时,苦也不觉得苦了。他的经历印证了“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的诗意。

  得益于人

  张永琛说,选择了从事影视这个行业必须要有感恩的心灵和忘我的心态。因为影视剧创作是集体创作,成功也是集体的成功,每一部作品的成功都得益于合作者、团队、竞争者,当然,最关键的是观众们。

  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文化领域供给侧问题研究”曾指出,文化产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效统一”是文化领域供给侧改革的准绳,也是优秀文艺作品创作和文化企业经营中必须遵守的内在规律。“双效统一”既是保证文化领域健康、有序发展的基石,也是激发文化市场活力、繁荣文化生态的前提,需要依靠政府引导和市场主体的双向合力。紧跟政府主旋律的张永琛认为,《孤芳不自赏》的大火,就特别得益于派乐影视的总经理赵建瓴。赵建瓴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和对剧组的把控,非常人所能及。她是一个想干事、能干事、会干事的三好合伙人,她的骨子里也有一股韧劲,就是做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典型的完美主义实干家。《孤芳不自赏》就是由她担纲制作人,才把这部戏拍得如此唯美,如此引人入胜。

  行胜于言

  《孤芳不自赏》的大获成功,使张永琛从金牌编剧加封金牌出品人,占领了两座巅峰,50多岁的他还将如何超越自己呢?

  张永琛说,十多年来,影视产业蓬勃发展,处在一种野蛮生长的状态,整个产业很不规范,特别是编剧这个行当,是整个影视产业中的弱势群体。随着国家的版权政策和法规的不断健全和完善,市场越来越尊重知识产权的价值,是时候构建影视编剧产业新环境了。

  在文化发展中,要发挥市场在文化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要考虑到文化的产品和服务具有双重属性,特别是具有意识形态属性。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这是对文化发展的一个特殊要求,也是文化领域之所以成为经济领域供给侧改革中一个相对独立板块的主要原因。为促进我国影视行业原创故事生产发展,且维护广大原创作者的权益,两年前,张永琛创办了派乐传媒,将好莱坞编剧工作室的创作模式引进国内,至目前已经签约了120多名编剧、成立了23个编剧工作室,打造出了“中国第一编剧团队”。张永琛的目标是把派乐传媒做成一家最能生产故事的影视机构。派乐广纳有才华有情怀的中青年编剧和作家,根据每个工作室的特长和特点,分发内容题材,进行独立协同创作、集约整合出品的能容生产模式,并维护每一位作者和编剧的权益和收益,然后根据剧本特点,对接最适合的制作团队进行拍摄。从故事创作开始,逐步形成派乐影视的品牌内容生产模式。

  张永琛善写作但不善于说。在天津海河意式风情酒吧街的一所小洋楼里,年轻编剧们三五成群碰撞着奇思妙想的故事,张永琛不时地到各个屋子里溜达着,有时只是静静地听一会儿,有时说上几句,而在他们的旁边就是梁启超故居和曹禺的纪念馆。想必这也是张永琛的精心设计吧!

  笔者说,派乐要做中国影视的“故事大王”啊!张永琛又是未语,神秘一笑。

 


“故事大王”张永琛:孤芳为何不自赏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