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综艺片酬有多高?媒体:1亿费用8000万给明星

2017年03月17日 06:44 来源:新京报
分享

  据媒体报道,在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一级编剧高满堂炮轰明星在一部戏里片酬能拿到总投资的80%,在唯小鲜肉是瞻的情况下,后期制作非常困难。

  高酬劳最近一直是娱乐圈的热点话题。其中,有人指责不少明星不去辛苦演戏,而是热衷参加综艺节目捞轻松钱。

  2015年综艺节目215档,至2017年基本以每年两百多档的速度递增。综艺同质化现象日趋严重。有限明星资源的争抢,让节目制作预算的天平,倒向了艺人薪酬。

  明星参加综艺的薪酬到底有多高?一线大咖怎么被请动上综艺?全明星阵容为什么做不出好内容?新京报记者专访业界制片方、节目方、宣传方、艺人统筹以及评论人,揭开为人避讳的艺人综艺片酬的幕后。

  A 艺人片酬究竟有多高?

  “超一线明星综艺片酬,每期500万以上。参加一季,片酬相当于拍了一部电视剧”

  随着《奔跑吧兄弟》、《极限挑战》、《中国好声音》、《十二道锋味》等综艺节目的热播,那些曾经只活跃在影视圈、音乐圈的明星——邓超、黄渤、那英、谢霆锋等,走下“神坛”,圈粉无数,吸引更多一线大咖投身综艺。

  有媒体报道去年9月,认证为“资深综艺节目制作人”的博主曾曝光明星参加真人秀的片酬:范冰冰以8000万元一季的片酬排在第一,徐峥的《食在囧途》单期片酬600万元,总片酬达到7500万元。台湾歌手张惠妹也很抢手,片酬高达7000万元,备注为“四季度三个音乐综艺在抢人”。如今,这条微博已无迹可寻。

  明星参加综艺增加曝光机会,也能进一步推动电视剧片酬增加。

  同年11月,该博主又曝光了黄子韬、张艺兴的片酬,称黄子韬在参加完《真正男子汉2》后,电视剧片酬由2000万至3000万元,开到了7000万元。张艺兴在演完《极限挑战》、《老九门》后,目前演电视剧的片酬报价是8000万元。但这个爆料,未得到明星本人回应。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明星综艺片酬分几档:

  S级

  S级(超一线)拍一季综艺,是拍一部电视剧的价格:综艺片酬每期500万以上,参加一季十到十三期的综艺节目,拍摄不超过三十天。但一季片酬,相当于拍了一部完整的电视剧,在5000万到8000万元不等。

  A级

  A级(一线)等同于两个广告代言,两千万左右

  二线

  一季几百万

  其他

  一季几十万

  而接触过多位一线大咖的制片人W先生则发出了相反的声音,他表示,并非都是“天价”。体制内的节目,对艺人片酬尤其敏感。“如果这个节目出现了天价艺人,一个多亿砸艺人身上,节目做什么?不可能的。卫视的自制节目严格把控预算,请一位艺人,这个艺人在其他节目的价格必须要列出来。”

  比如因穿越剧走红的某男星,上过三档综艺,那报价必须跟其他三档节目的钱是一样的。“如果某明星上那个节目20万,上这个节目多出一倍,制片方要把涨价的原因写下来:比如,亮相的造型,表演的内容,敲出来的档期等。涨价原因写了之后,频道还要经过不断评估,才能决定是否用。”

  B 艺人报价依据是什么?

  看平台

  L姓小花网综报价是电视综艺10倍

  看档期

  多家用刘维,是因为片酬、时间都合适

  看感情

  《跑男》几位明星片酬远低市场价

  虽然明星的综艺片酬没有明确标准,但多方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艺人报价看平台。某网站宣传小G爆料,一般来说,明星对网综的报价比电视综艺更高。

  举例1

  台湾某L姓小花,从偶像派转型演技派,不常上综艺节目,偶尔客串网综,报价是电视综艺的10倍。

  举例2

  近来在多档综艺中露脸、被称为“移动段子手”的男明星,目前每期综艺片酬100万。如果节目宣传铺得多,费用也可适当降低。而他在没大热之前,片酬已达到五六十万元。

  此外,明星片酬还看档期:“有时候贵,不是因为他跟你关系不好,而是为了你的事要把另外的工作推掉,得赔他那个工作的钱。”

  业内人士H先生表示,最近很多综艺中都在用刘维,是因为片酬、时间都合适。“他排在‘南薛北张’的下一档,没有很便宜,但他的综艺效果比更便宜的好,也不会跟‘南薛北张’抢生意。”

  资深艺人统筹C先生说,市场对于明星综艺片酬都有预估价。“这也看节目,名气大的综艺很多人抢着上。一线艺人的价格比较固定,超一线每期过百万,可来可不来,小节目根本不考虑。二线艺人想上,要么够漂亮,要么有综艺感。但他们的报价比较乱,有时候报50万、60万,但最后一般请来给10万到20万。很小的明星随你报,几万就可以。”

  随着综艺节目井喷和平台多元化,很多艺人的片酬比一年前涨了两三倍。H先生说,当时五万块的,如今涨到二十万,当时二十万,现在涨到了六十万。

  但据艺人统筹C先生透露,不是所有明星都涨片酬。

  举例3

  《跑男》中,几位明星的片酬远低于市场价。网传其中某男艺人一季片酬一千万,平均每集100万,艺人统筹C先生肯定了这个说法。“不算贵,他正常上节目,至少300万一期。毕竟这个节目打造了艺人,帮艺人扩大了影响力。如果艺人第二季开始喊价,对节目也不尊重。但有的节目影响力一般,因为明星阵容赚了钱,再录第二季就会涨价。还有节目第一季艺人特别累,第二季也可能提价。

  C 怎么请动明星参加节目?

  一线不是给钱就来,要看爱好、交情

  这几年,越来越多一线明星投身综艺。比如陈建斌加盟《一年级毕业季》,刘嘉玲参加《我们来了》,张国立、王刚、张铁林组成的“铁三角”组合,先后亮相真人秀《王牌对王牌》和《非凡匠心》。而集齐黄磊、黄渤和孙红雷等固定嘉宾的《极限挑战》,第三季正在录制中。

  看起来,一线卫视的周末档节目更容易被明星选中。但是业内人士H先生却透露:“不一定。”一线明星上综艺有几个原则。最重要的是看内容是否有吸引力。比方说庾澄庆不参加和音乐无关的节目,只上跟兴趣爱好有关的综艺。谢霆锋参与《十二道锋味》,是因为真心喜欢做菜。《极限挑战》之所以能组成“三精三傻”阵容,还是因为与黄磊、黄渤、孙红雷等人私交好,彼此信任。

  “一线大牌,不是给钱、剧宣就能来的。”制片人W先生强调。很多一线影视演员,一般不上单期综艺节目。“像杨洋、井柏然等,很难请。单期对他们来说赚不到多少钱。一旦要上就是选择常驻,比如陈坤、徐峥,在一季节目里打造自己的标签。一线艺人上单期节目一般只有宣传自己的作品时。”

  举例4

  去年,有两个一线卫视的音乐真人秀,同时邀请一位顶级Z姓女歌星。一档是老牌综艺名气极大,一档是新综艺。为了签下艺人,两档节目的负责人,特地飞到女星演唱会现场跟其面谈。最后,这位女歌星在种种考虑下,答应了新综艺的邀约。不是因为邀请费,而是觉得那档节目内容更适合。

  举例5

  制片人Z先生透露,为了说服一个从来没在综艺节目中唱歌跳舞的男艺人,在节目中表演三分钟的舞蹈,有导演跟了该艺人一个月,每天陪他排练一小时。还有,为了帮助一位久不出山的女歌手打开心结,编导每天陪她走路,与其成为朋友。这种陪伴,才成功邀请到明星,让他们去做“不可能的事。”

  举例6

  Z先生曾为了说服一位女歌手再登舞台,费尽口舌。“可女歌手有点抗拒,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当年的状态。”遭到回绝后,他持续数天,每天给她的经纪人发微信阐述理由。最终,女歌手被他打动了。

  “很多艺人是不能用钱砸的。”制片人W先生说:“如果你真的热爱节目,觉得哪个艺人适合上,你就去查,他是真的没兴趣,还是没时间。如果一个人拒绝我们,我们会找出五个原因。平台不是问题,档期满也是可以协调的。我们要传达给艺人的是,这个节目不是需要你,是适合你。”

  业内人士H先生也认为,真正的一线明星参加节目,对内容层面的要求,远远大于经济利益的需求。“综艺节目钱很重要的,但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特别好的艺人来说,他更注重的是这个节目的质量:你别让我做一个垮掉的节目。”

  D 为何明星片酬越来越高?

  节目同质化只能拼明星,“一千万不来,就两千万”

  据公开数据显示,去年综艺节目数量相较2015年翻了一倍,然而,面对近400档的综艺总数,观众表现出的却是审美疲劳与心理麻木,综艺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有限明星资源的争抢,导致明星片酬暴增。

  H先生透露,健康的明星片酬跟制作费的比例是五比五,而现在一般是七比三,甚至高达八比二。“一档节目的出品方、出资方很多,包括冠名商、特约赞助,带着硬广,一季节目谈下来好几个亿。打个比方,一个亿的费用,七千万甚至八千万给明星。”

  “现在这个市场就是,你不给这个钱,人家给得起。客户有钱,只认明星砸钱。一千万不来,就两千万。井柏然参加真人秀《我们战斗吧》,每期500万,仍有人抢着给。这都是由市场决定的,你没办法评价。”

  制作费用下降,质量难得保证。观众对节目本身兴趣寥寥,只为追逐大牌明星。资本哄抬明星片酬,由此进入恶性循环。电视评论人Y先生表示,很多时候,明星片酬是炒起来的。“其实一开始,一线明星不见得想来,但价格高到离谱时,比如市价2000万被抬到6000万,最后还是选择来吧。很多明星是通过抬高价格婉拒,但后来发现这些金主确实有钱,多高都出得起。”

  出现乱象

  ●某大牌女艺人“觉得高兴了就录,不高兴就不录。”

  ●拍摄要30天,投资方要20天。这个导演不接,那个导演接,说15天就能干完。

  ●某小鲜肉参加某档真人秀时,经纪公司要求节目组少拍笑脸,因为担心艺人笑起来不帅。

  这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妥协。H先生说,“问题是现在妥协的人多,不妥协的人少。”但他并不埋怨这样的商业逻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人肯花这个钱,也有人能赚回来。综艺节目是广告客户体系,广告成本至少要覆盖节目的制作成本。每年的广告冠名会,一个节目冠名几个亿,制作成本就靠着冠名费收回来,所以现在百分百的节目都依靠赞助商。”

  ■ 趋势

  

  资本越来越不瞎投看中好内容

  只是现在,资本越来越“不敢投”。这种谨慎在网综节目的冠名上,体现得更明显。电视评论人Y先生犀利指出,有好多节目都处于“裸奔”状态,“像《胜利的游戏》此前一直没有招到商,几个月之前才有客户进来。去年腾讯自制的《看你往哪儿跑》,只做了六期,也是因为没有一个赞助商进来。几大卫视方面,湖南、浙江、江苏、东方招商能力都不如以前,很多项目都在等招商,很多方案也都活跃在PPT和招商会上,但最后,流产了不少。”

  究其原因,评论人Y先生表示:一是政策上限制了依赖外国模式的综艺节目,国内综艺原创能力不足,对广告商的吸引力越来越小。第二,经济大环境导致不再有大规模的媒体投放。

  “最终这个商品能否畅销,最关键还是由内容本身决定。组了一个很大的明星的盘子,节目出来并不一定成功。”业内人士H先生说,比如真人秀《真心英雄》、《全员加速中》、《挑战者联盟》、《跨界冰雪王》,这些节目都不缺明星,但效果没爆。“好的综艺节目,永远是用内容来带动人,而不是用人来带动内容。最终能够在市场上变现的,还是那些好内容。认识到这些的不仅仅是制作方,广告客户也会越来越认识到这些。”H表示。Y先生也认为,两年前资本疯狂投入,而现在,大家都“玩儿明白了”。像现在常年冠名的广告商OPPO、伊利等,很明白这个道理。

  品牌方自建节目制作公司

  “也有些品牌方选择自己建个节目制作公司。一种方式是占股、投资年轻的,有潜质的制作公司,另一种是成立独立的公司,自己做节目,花式植入自家产品,争取更大的话语权。这是未来广告商发展的方向。”

  H先生则希望,市场化程度能更高,这意味着所有的工种价值都会明码标价。“现在是不明码标价,团队都很乱。我们处在制播分离的阶段,也不知道过多少年会好一些。文化产品首先是个产品,流通到市场上才是个商品。现在不是这样,当还不是产品的时候,就已经当商品来衡量。等到整个市场都认识这些,就会慢慢健全。”

  采写/新京报记者 凌晨 实习生 陈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