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陕西秦始皇陵旁村庄成“垃圾山” 村民向上反映没人管

  • 2017年02月24日 01:12 来源:央视网
钓鱼扑克牌密码

 

 

  央视曝光:恶臭熏天!陕西秦始皇陵旁村庄竟成"垃圾山"

  2017年2月5日,中央一号文件正式对外发布,连续14年聚焦“三农”工作。其中,困扰农村多年的“垃圾围村”顽疾,也迎来了治愈的良机。中央一 号文件明确提出,要推进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专项行动,促进垃圾分类和资源化利用,选择适宜模式开展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加大力度支持农村环境集中连片综合治理 和改厕。开展城乡垃圾乱排乱放集中排查整治行动。

  目前农村垃圾问题到底有多严重?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陕西咸阳、西安等地展开了调查。

  垃圾围村污染地下水 村民上诉无门只能买水喝

  2月10日,记者来到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一进村口,记者就看到村道旁边的沟渠里,堆放着大量垃圾,正在清理垃圾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是村北边的水沟,垃圾还不算多,村南面、东面和村中间,还有好几处堆放垃圾的地方,从来没有人专门清理垃圾。

  在几位热心村民的陪同下,记者来到村子的南边,远远就闻到了一阵阵刺鼻难闻的气味,走近一看,垃圾堆就放在了村道两旁。顺着这条小路继续走了100多米后,记者又看见了一大堆垃圾放在了庄稼地里,并且散发出恶臭的气息。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这就是过去打灌溉井的地方,现在全部是被垃圾填满了。

  村民介绍说,这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用来灌溉庄稼的地下水井,有四五十米深,现在水井已经没有了水,八、九年以来被各种垃圾填满了。

  在木卜村,不仅村道上、沟渠里、田埂旁随处可见被丢掷的垃圾,还有的地方甚至被村民自定义为“垃圾场”,除了眼前的这口废弃的水井,还有一处是曾经 的水塘。记者看到,臭气熏天,蚊蝇飞舞的垃圾山早已看不出水塘的模样,村民介绍说,曾经的水塘占地大约三四百平方米,深5、6米,主要用来养鱼和供牛羊喝 水用。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这个堆放垃圾时间非常长,有三十年了。处理垃圾就是焚烧。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垃圾倒到最后,也没人管?

  村民:还管,还骂你呢,在那说,不是你的地,我们倒你房子……

 

  村民说,村里垃圾随意倾倒、堆放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记者在随后的走访中发现,即便是距离木卜村村委会不足50米的街道旁都堆着大量的垃圾, 水沟里也已经被各种垃圾塞满;顺着水沟往房屋后面走,一堆堆垃圾已经把一条长100来米,宽10多米的林地、低洼地全部占领;垃圾的成分也十分复杂,不仅 有各种塑料、化工产品等生活垃圾,而且还夹杂已经燃烧过的蜂窝煤、砖块等建筑垃圾。越堆越厚的垃圾,让人在里面呆几分钟,就感到头昏脑涨、恶心呕吐。

  就在记者准备撤离的时候,有村民告诉记者,村北边的深沟里,还有一个集中倒垃圾的地方,比这里还多、还吓人。十几分钟后,记者跟随村民来到了离村北边不到1公里的深沟。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垃圾堆了多长时间了?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这个垃圾有五六年了。

  记者发现,这条深沟坡度比较陡,断裂面接近垂直的90度,坡顶旁边就是悬崖,深大约二三十米,除了悬崖旁边有一些树枝遮挡外,没有任何安全提示和防 护设施,即使行人白天路过这里,如果不小心,也随时面临掉下去的危险。一些垃圾堆放在坡顶靠近悬崖的地方,有的已被焚烧过;一些垃圾直接倒在悬崖边的斜坡 上,没有做任何处理,风一吹,就飘过来恶心刺鼻的腐臭味。

  记者:这个垃圾的情况,有没有向上面反映过?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反映了,没人管。

  一个小小的村庄,就有五处随意倾倒的垃圾点,生活垃圾的污染,不仅影响村容村貌,污染水源和农田是最为严重的问题。记者注意到,就在这个堆放垃圾的深沟沟底就有一条小河,那么,常年堆放在这里的垃圾,对附近的地下水和村民的生活有没有影响呢?记者随后又走进了一户村民家。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以前地下水井是30米,现在达到40米。

  记者:水质呢?

  村民:没有人用这个水了。

  村民回忆说,十几、二十年前,他们喝的地下水还带有淡淡的甜味,现在打上来的地下井水早已苦涩不堪,烧开后还有沉淀物;因此现在喝水基本上都买纯净水喝。

  咸阳市乾县木卜村垃圾随意堆放、垃圾围村的情况令人担忧,那么,别的乡村呢?2月12日,记者又来到了西安市临潼区叶家堡村,一进村东口就看到一堆 堆像小山一样的垃圾,被堆放、填埋在一个面积大约十来亩的地里,旁边紧挨着一座小桥,小桥下面是一条铁路,垃圾堆就位于铁路线的护坡上。每当火车通过,吹 起的风,就会让垃圾堆里恶心刺激的气味,加速扩散,让人难以忍受,有时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今年79岁的叶大爷,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家就在小桥旁边,离垃圾堆大约20来米,他告诉记者,堆垃圾这块地,以前是种小麦、稻谷等庄稼的耕地,后来被改做砖厂,十来年前砖厂被废弃后,就变成了现在倒垃圾和填埋垃圾的地方。

  这里的垃圾每堆放一段时间,就填埋一次。所谓的填埋,只是用泥土简单地挤压,每层垃圾厚度大约2、3米,被填平的地方下面都是一个个垃圾填埋深坑,这种情况已经好几年了,现在这二三十亩地埋了几十层,没有经过任何处理,这对周围村民的生活带来了不少影响。

 

  村民:一刮风那臭味把人熏的不行。

  记者:另外它对那个地下水,有没有影响?

  村民:对地下水肯定有影响。这水都是往下沉淀的,沉淀,脏的都沉淀到地下了。

  记者:这个事情,有没有向上面反映?

  村民:反映,反映没人管,谁管?

  记者继续在附近调查,在西安临潼区至王村和毛家村附近一条公路边,记者看到一大堆得像小山包似的垃圾,直接堆放在路边,紧挨着旁边的铁门大门紧锁,周围看不见任何标识标记。

  记者站在这堆垃圾顶上,往大铁门里面一看,里面堆放着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各种生活垃圾,散发出恶臭刺鼻气味,记者目测了一下,这个四周都有围墙的院 坝,长20多米,宽20多米,面积大约五六百平方米。每当车辆经过这里时,卷起的尘土夹杂着垃圾堆散发出的腐朽恶臭,让人屏住呼吸、赶紧逃离。

  顺着这条公路往前走,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公路两旁堆放着不少垃圾。附近熟悉情况的村民说,这都是大货车司机,趁没人的时候,偷偷摸摸倾倒的建筑垃圾,这些垃圾大多数是从城里拉过来的。

  沿着这条路再往南走几分钟,在一段街道的尽头,记者看到,又有一堆建筑垃圾堆放在这段街边公路和耕地之间,而距这堆垃圾大约1公里多处的地方,就是秦始皇陵所在地。

  500人的村庄只有5000元垃圾处理费 连环卫工都招不到

  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农村日常生活垃圾也越来越多,垃圾的种类也愈加丰富。然而,通过记者在陕西农村的调查发现,垃圾处于乱堆乱放状态,沟渠河道垃 圾淤塞,道路两旁垃圾成山,废弃塑料袋四处乱飞等现象仍然随处可见。那么,农村垃圾围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最多的回答就是,村里没有地 方倒垃圾,只能随意倒。

  西安户县白龙村,相传是《西游记》白龙马传说的诞生地,但就是这么一个依山傍水、风景优美的小山村,也同样面临垃圾围村的问题。除了村北水沟、村东河堤、村西边等几个垃圾堆放点外,村中间还有一个堆垃圾的大坑。

  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白龙村村支书 毛忍杰:原来是鱼塘,现在没办法了,然后是弄上垃圾。这个坑原来将近三亩地大,现在就剩一点了,我估计一年就把它填完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填完以后怎么办?

  毛忍杰:填完,到时候再想办法,这现实问题是这样。

  一方面没有专门的垃圾堆放场地和垃圾储运设施,而另一方面则是垃圾的大量增加。以前,农村相对封闭落后,农户的生活垃圾基本都是可以自然降解的蔬 菜、麦秆之类生物废弃物,但是,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城乡接合,农村垃圾种类越来越多。既有各种盒装、袋装、玻璃等生活用品,也有塑料膜、农药、化肥等生产 化工用品,还有拆旧房建新房的建筑垃圾,垃圾来源、种类都比二、三十年前大幅增加,并且很难降解。但是由于村民整体素质还没提高,对垃圾围村的严重形势认 识不足,随意倾倒垃圾的习惯基本没有改变。咸阳市乾县木卜村这位村民,就为家门口堆放的垃圾苦恼不已。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木卜村 村民:这是随意倒的。再有几米就到家门口了。你不能天天守在这儿不让人家倒。这又不是谁的地,这是一个水坑,人家都往这儿倒,这要是人家的地,你要倒在这儿,人家不让你倒。

  垃圾都堆到家门口了,那村里就没有负责清理、运输垃圾的环卫工人吗?一说到这个问题,基层干部坦言,目前农村垃圾治理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缺口大、环卫人员少。

  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白龙村村支书 毛忍杰:这个村里还牵涉啥问题,没有经济。清扫街道的环卫工钱很少。一个人一月二百元,人家不干,你像那个啥,打工一天,像妇女一天还80块钱。

  村书记说,像他们这样的村集体,基本没有什么收入,村里根本拿不出钱来清理、运输垃圾,那么,镇上有没有资金来支持呢?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城关街道办事处主任 李旭:现在不是花一点钱的问题。城关街道办32个村,我们20个村,又不是一点点钱。现在我们都在做预算,今年做这个事。包括收卫生费根本满足不了。

  农村经济在相对比较困难的情况下,垃圾处理经费投入严重不足,环卫设施建设滞后,这已成为制约农村垃圾有效治理的主要瓶颈。

  陕西省西安市户县蒋村镇镇长 王莹君:镇上的经费很紧张,县上给镇上这个经费,只给咱保洁员的工资,垃圾清运、清理、环境保洁缺口比较大。像一个村子,一年的费用最低得五到六万,现在 在镇上给各村的经费大概在一万多点,还得是村里的公用经费,大概是两万块,远远不满足群众垃圾清运这个需求。

  王莹君说,有关垃圾清理费用,一般都是县上划拨下来的,但是这个钱太少,如果按人头算,每个村民平均只有10元,一个500人的村庄,才5000 元,这点钱,连支付环卫工人的工资都不够。除此外,如果要把农村垃圾从村拉到镇,再运到县集中处理,中间运输环节又要产生一大笔费用。

  陕西省西安市户县城市治理督查办副主任 范平海:一个是前期投入的费用,第二个是运行费用,前期的投入费用包括垃圾箱,每个村要按照人口,在不同地方堆放,堆放那个壁挂式垃圾箱、铁制的垃圾箱, 村民回去以后,把那个放到垃圾箱里,垃圾箱要配置;然后就是运输车辆,运输车辆,这个必须是一次性配备到位的;另外一个就是,垃圾压缩站里面的设备,垃圾 压缩站的设备费用。

  但即便投入资金,建立垃圾运输处理等中间环节,还要面对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垃圾集中填埋场数量不够,库容量有限,使用期限短。

  陕西省西安市户县蒋村镇副镇长 杨博:估计这个坑,应该是两年没有问题,两三年以后那还是继续找,还面临一个用地的困难。

  根据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城市垃圾每年清运量1.79亿吨,农村垃圾每年产生量是1.5亿吨左右,而城市的垃圾处理率可达90%多,农村垃圾处理率只有50%左右。如果单纯依靠堆放填埋垃圾,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人多地少的国家基本是不可持续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采访了解到,不仅垃圾填埋场用地越来越少,垃圾处理方式还大多采用泥土填埋的简单、原始方法,像咸阳市乾县的漠谷桥 北,2016年6月以前,一整面斜坡都堆放着垃圾,被媒体曝光后,当地政府也积极行动起来,但直到现在也只是用大量泥土把垃圾堆积压、填埋,垃圾本身没有 处理,还存在二次污染问题。

  半小时观察:向农村垃圾宣战

  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生产方式的变化,农村垃圾越来越接近城市生活垃圾的形态,然而处理方式却没有跟进。对于城市生活垃圾的处理,我国已有多部 法律法规,形成了较为健全的法律保障。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村垃圾的处理则仅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规定:“农村生活垃圾污 染环境防治的具体办法,由地方性法规规定。” 

  目前,还只有广东、河北两省出台了相关立法。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向农村环境整治再发力,希望农村生活垃圾治理能就此被各地放至“一把手”工程的重要位置,彻底破解垃圾围村这一新农村建设的软肋。

上篇:初中男生在高中部宿舍蹊跷坠亡 学校三缄其口

下篇:老汉偷iPhone后 嫌一个按键不好用200元贱卖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云南7地建立旅游警察队伍 整顿旅游市场乱象

  • 苏州一幼儿园外教让幼童实景体验测血糖 被停职检查

  • 放4S店两天,车上3个喷油嘴被换

  • 安徽警方端掉一黑社会团伙 长期经营地下赌场

  • 苏州一幼儿园外教让幼童实景体验测血糖 被停职检查

  • 江苏6年级女生打车去北京会网友 只因考试没考好

  • 专家辟谣"塑料袋制紫菜":紫菜不易撕开与水温有关

  • 学生寝室自缢身亡 大学官方微博通报警方已介入

  • 山东广饶一中学生喝农药自杀身亡 教育局回应

  • 男子求职受挫索赔未果 手持砖头拍死招聘负责人

  • 女子遭遇"送花篮"骗局损失3.1万 一个花篮要3880

  • 女乘客坐班车过站要求停车被拒 猛拍司机后脑

  • 椰树椰汁新广告被指“太污” “国宴饮料”危机四伏

  • 网贷存管指引正式落地背后:超九成P2P尚未银行存管

  • 人民法院庭审录音录像新规发布

  • 绍兴审结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

  • 盐企省内跨区域售盐遭查扣 执法部门:产品不合格

  • 福建美团饿了么员工街头斗殴 宣传旗杆变武器

  • 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等被评为"守望正义——群众最满意的基层检察院"

  • 湖南76岁老贼超市内行窃 警方:当地最老扒手曾8次被抓

  • 首都机场因降雪延误率达23% 全国12家机场关闭

  • 传销团伙强行“洗脑”致人坠楼身亡 警方已刑拘30人

  • 苹果酝酿推出红色版iPhone 7 或仅在中国市场出售

  • 卢希:强化使命担当稳步推进职务犯罪侦防工作

  • 民警执行公务返程途中遭遇车祸身亡 年仅24岁

  • 一家人走亲戚 狗坐副驾驶3人挤后排被罚款

  • 北京多个地区飘雪 专家称将明显影响晚高峰

  • 江苏88岁老人“被死亡”9年 曾分管户籍工作

  • “挖”错飞机致航班延误?这个段子是编的!

  • 威海华夏城景区荣膺5A级旅游景区 废墟上开出最美的花

  • 2名劫匪盗金店千余件珠宝 作案前拜师学氧焊

  • 我国85%案件在基层法院审理

  • 女子离婚后前夫冒出300万债务 法官:还款看情况

  • “挖”错飞机致航班延误 大雪后的航空公司居然这么“不正经”→_→

  • 未达标银行不享受优惠

  • “世界第一立佛”藏四川深山 “身世”成谜

  • 揭谭新善故意杀人案抗诉之路:有罪供诉存重大瑕疵

  • 苏州一幼儿园外教让幼童实景体验测血糖 被停职检查

  • "圆桌调解" 修复亲情

  • 大学生"缺钱花"借校园贷 借款八千要还八万

  • 斩断"挂证"利益链须正本清源

  • 男子盗刷表姐银行卡被抓 称是家务事不算犯罪

  • 房主卖房发现“被离婚” 中介称前员工造假

  • 越野车凌晨坠百米崖底 伤者爬山坡写救命两字求救

  • 成都海关去年侦破13起大米走私案 总案值超亿元

  • 90后“抱火哥”抱喷火煤气罐救火:我必须站出来

  • 男子朋友圈骂开罚单交警被拘7天 警方:处罚适当

  • 四川两名安监人员煤矿安检时受伤 抢救无效死亡

  • 美政府新令加大遣返非法移民力度

  • 安徽警方端掉一黑社会团伙 长期经营地下赌场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