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不顾民生福祉 香港“拉布”怪象何时休

观察:不顾民生福祉 香港“拉布”怪象何时休

2017年02月20日 09:2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观察:不顾民生福祉香港“拉布”怪象何时休
香港建造业大联盟游行反对“拉布”。图片来源:香港《大公报》

  原标题:不顾民生福祉 款项迟迟不拨

  香港“拉布”怪象何时休

  香港立法会工务小组2月18日加开会议,第四次审议涉及124亿元(港币,下同)基本工程储备基金拨款。由于反对派议员不断“拉布(拖延议事)”,这笔牵涉9000多项政府工程的拨款迟迟无法到位。香港立法会患“拉布”怪病已有多年,近来未见减轻,反有加重迹象。

  总有办法烧时间

  这笔拨款包括横洲发展、观塘音乐喷泉等26个重点工程项目。此前,反对派议员坚持要求将这26个项目分开独立审议,扬言否则就将“拉布”进行到底。

  特区政府不愿就此妥协,表示项目打包有利施政效率。工务小组委员会主席卢伟国也表示,政府透过整体拨款推动小型工程的做法行之有效,不应因少数议员对个别项目有意见就全部抽出来审议。

  2月18日的会议上,反对派议员继续“拉布”。他们不断就细枝末节刨根问底,比如追问官员有关落马洲河套地区土地砷含量的数学和化学问题,将时间大把浪费。卢伟国下午宣布“剪布”,限制未要求发言提问的议员其后不能提问,但至当晚18时,仍有10多项临时动议未审议,拨款再次延后。

  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网志上表示,如果拨款不获通过,9000多项涉及公共服务、公众安全、道路交通的工程都会受到拖延,而其中8000多个工程正在进行中,相关打工者生计也会受到影响,牵涉的家庭数以万计。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若拨款于4月1日前仍未批准,会严重影响公共服务。

  越“拉”越起劲

  香港立法会的反对派议员热衷于“拉布”,近年饱受外界诟病。上一次立法会改选,部分酷爱“拉布”的反对派议员出局,但取而代之的却是更难预测的激进派,外界担忧,“拉布”之风恐怕只会更盛。而据香港媒体报道,这届立法会工务小组审议进度确实缓慢,至今只批出一项工程拨款,只占本年度近1000亿元整体拨款约1%。

  香港特首梁振英近日对媒体表示,平均轮候公屋时间已达4.7年,要缩短轮候时间,唯有增加房屋供应,但这需要立法会配合。他举例,大埔颂雅路7000单位项目,在立法会工务小组长时间讨论才到财委会。

  梁振英说,未来一个月,还有涉及公共交通、教育、市民健康及土地规划问题,都要到立法会财委会讨论,希望议员以大局为重,尽快通过这些项目。他批评,立法会讨论所需时间越来越长,因为有部分议员只求“突出自己”,“香港不能再浪费时间,特别是房屋或土地问题”。

  在本届立法会开始运作之前,明汇智库与香港公共管治学会联合发表“市民对新一届立法会期望”的民调显示,过半受访者期望新一届立法会能够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而支持议会通过“剪布”或修改议事规则来防止“拉布”的也接近半数。

  制造成吨伤害

  “拉布”已对香港制造了成吨伤害。去年,香港高铁项目被“拉布”折磨得差点烂尾,到生死关头才获得拨款,逃过一劫。香港大量内政项目被“拉布”耽误,连国际形象都遭损害,比如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去年发表报告称,预计香港新一届立法会将继续“拉布”,影响香港信用评级。

  反对派“拉布”最惯用的招数之一,是会议中不断要求点算出席者是否达法定人数。数据显示,2011年到2015年香港立法会大会共举行2186小时会议,其中1/10时间浪费在点算法定人数上,达1478次,共花了223小时。此外,因议员缺席流会花了229小时,流会18次,合共虚耗452小时,由此浪费的公帑以亿元计。因“拉布”而延误并招致的工程费用超支损失,更是数以10亿元计。

  议员对政府施政提出质疑本来是天职,但这种质疑应该是善意的,出发点应该是提升社会福祉,而非为反对而反对。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目前香港立法会对抗情绪严重,与特区政府处于对立状态,令特区政府施政寸步难行,有利香港的重大政策不能通过,市民对政府的怨气增加。最为严重的是,立法会的声誉、地位、作用以及所有参与立法会运作的政党的公信力也都会下降,“立法会将逐渐成为阻碍香港发展的负面角色”。

  “剪布”是香港立法会2013年推出的措施,如果立法会内务委员会2/3以上议员同意,主席就可在大会上进行终止辩论的程序,从而进行表决。但“剪布”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因为“剪布”发生之前,“拉布”早已肆虐多时,且随时卷土重来。(记者 王 平)

 


观察:不顾民生福祉 香港“拉布”怪象何时休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