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套路!《侠盗一号》最大问题是无聊

全是套路!《侠盗一号》最大问题是无聊

2017年01月12日 09:27 来源:新京报
 

  《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 52分

  观影时间:1月9日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人

  “星战”系列作为世界影坛成名已久的最大IP之一,这两年又重新焕发了光彩,去年年初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在内地取得了超过8亿人民币的成绩,在北美更是打破了《阿凡达》保持7年之久的历史票房纪录,最终北美票房超9亿美元,全球票房超20亿。于是一大批与“星战”相关的项目继续开始立项,《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以下简称《侠盗一号》)便是首当其冲的衍生计划,真正的续集《星球大战8》也将在今年上映。

  作为所谓的“外传”,《侠盗一号》显然没有“星战”正牌系列那么强势,北美目前已取得4.7亿美元票房,全球票房近10亿美元,追上《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是不可能了。影片1月6日引进到国内,同样无法和《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相比,上映五天票房2.6亿人民币,达到后者8亿的水准可能性基本为零。中国观众对“星战”这类美国传统IP还是缺乏情怀,只当做一个大片去看,一旦此大片质量平平,关注度自然就会降低,即使本片有两位中国大牌明星姜文、甄子丹客串参演,但依然无法挽回观众的心。撰文/QQ

  “粉丝电影”是狭隘的

  对于“星战”的粉丝而言,《侠盗一号》相当美好,毕竟是该系列的第一部外传,故事也不再纠缠于阿纳金一家子的伦理戏,新机器人、新星球、新飞船、新角色……这些对于“星战粉”来说,都是很酷的。达斯·维达和莉娅公主的出现也是加分彩蛋。不过作为电影来说,尤其是依附于巨大IP的衍生电影,《侠盗一号》的缺点就太过明显了。它两面讨好观众、又彻底从骨子里放弃创新意识的思路实在太过明显,影片不敢打破卢卡斯创立的帝国体系,又不敢塑造出真正独立的角色,略一尝试,又立刻让他们死去。故事的创作路线和“星战”没什么差别,为亲人复仇的个人理由和为全人类奉献的大局观混杂在一起,随即变得模糊而轻浮。动机一旦简单化,人物也就必然开始标签化。我们不会在意主人公和那些配角的生死爱恨,仅存的一点点好奇也很快被动作场面稀释,看到中途,已经开始等待结束了。

  太空歌剧不适合拍得太实在

  “星战”系列作为科幻片,其实是非常幼稚的那一种。它在“科学”方面基本是连环画水准的普及教材,在“幻想”方面曾经制造了非常先锋的影像质感和工业高度,不过,那种质感和工业高度在当今影坛早已不值一提。所谓“太空歌剧”般的影像,已经不能算是优点,而仅仅是个特点罢了。《星球大战:原力觉醒》获得成功的优点在于继续放大了“太空歌剧”的视觉奇观,而且改为女性主角走出了人物塑造的新路。

  《侠盗一号》刚好相反,导演加里斯·爱德华兹在电影中运用了大量的实拍镜头,“星战”系列轻飘华丽的特色被实战型的特种部队攻坚代替,影像上的创新走歪了方向,由“歌剧”变成了cult片。人物塑造上反而又延续了《星球大战:原力觉醒》的女性主角,可惜菲丽希缇·琼斯塑造女一号实在存在感太低,无论是外形、身手,还是个性,都不温不火,莫名其妙的小偏执和突如其来的大正义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后慨然赴死的情愫又太过暧昧,男女主角间的火花的确不如大家意淫的姜文、甄子丹CP。

  星战访谈

  甄子丹:中国演员早该加入了

  新京报:你参演的契机是什么?中国演员的参与对于“星战”这个IP的意义在哪里?

  甄子丹:十几岁的时候,我在美国第一次看了《星球大战》,当时的感觉就跟看魔术一样,惊喜地发现电影原来可以这样。“星战”的电影世界充满了不少东方元素,其实更适合由东方的面孔去演绎,他们早就应该让中国演员加入了。再说,这次我和姜文都不是打酱油,对剧情有关键作用,好莱坞的世界观也越来越开阔,更加重视到中国电影市场的影响力。

  新京报:这个角色是新创造的,据说“盲侠”是你的建议,为什么当时会想将奇鲁特·英威塑造成盲人呢?

  甄子丹:我演过很多英雄,后来我打电话与导演沟通,希望奇鲁特是个盲人,料想若是有些缺憾,故事会变得更有趣。事后迪士尼也很喜欢这个提议,大家都不想古板。

  新京报:扮演一位“盲侠”有哪些烦恼呢?

  甄子丹:没开拍前我就需要做大量的人物研究、资料搜集,扮演盲人最难的地方是无法与对手眼神交流,看不清楚别人的肢体动作和走位,这也是我低估了的难处。后来,我发现真的需要用心感受,让你的行为与整个精神世界紧密相连。另外,戏中我需要一直戴着一副灰白色的美瞳,每次拍完戏眼睛不仅酸胀,有时候还眼花得看不清楚。

  新京报:听说拍戏的途中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有很多即兴发挥?

  甄子丹:这次拍摄过程中,剧本只是一个架构,经过演员的互动,电影的对白可以碰出不少火花,每天营造出的艺术产物有很多超出预设的想象。例如有一场戏,我们要被带走,接着要给眼睛缠上黑布。我的那句台词“我是瞎的!你在开玩笑吗?”就是即兴发挥。后期我看了不少报道都赞扬这句话很绝,算是整个影片里特别出彩的对白之一。

  姜文:因为儿子喜欢就参演

  新京报:这是你头一次参演好莱坞大片,这些年也有不少好莱坞项目与你接触,如何被《侠盗一号》打动的呢?

  姜文:我儿子当时8岁,他英语好,大致也看了剧本,然后就要求我,“爸爸,你疯了吗?这可是《星球大战》啊!简直不能更棒了!一定要去演。”

  新京报:你对《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了解吗?

  姜文:刚开拍我就跟导演说自己从来没有看过《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导演相当吃惊,因为他很少听说有这类的人,但他告诉我不用先复习之前的电影,“反正你要演的角色也没看过《星战》,刚好你可以保持住这种新鲜的感觉”。我儿子说我演的贝兹·马彪斯是个幽默的英雄,但有一点,贝兹看不起原力,他对这种力量的感觉完全是新鲜的。

  新京报:可最后贝兹这个人还是相信了原力?你之后会看一遍《星战》这一系列电影吗?

  姜文:人家迪士尼怎么能允许从头到尾都相信原力呢?(大笑)老实说,之后等《侠隐》(姜文正在筹备的电影项目)项目告一段落,我会专门和我儿子一起从头到尾把这个经典IP看一遍。我想我儿子和闺女喜欢的东西应该不会很差,就像我儿子早开始写科幻小说,现在都写两本了,我想将来我有编剧了。

  新京报:头一次参演好莱坞大片有哪些东西值得国内影片借鉴学习?

  姜文:没什么不一样的,但有一点让我很羡慕,就是他们很有钱,能把钱从头到尾、不断花在创作上,这点挺棒的。迪士尼和卢卡斯会给制作团队一个很好的创作空间,前年拍,去年又补拍,再重拍……可以给大把时间让导演、演员发挥到极致,艺术家们都能够得到工业体系和资金的支持。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全是套路!《侠盗一号》最大问题是无聊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