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站骗局背后众生相:乘客忍气吞声 骗子难打击

2017年04月26日 03:25 来源:新京报
分享

  北京西站:一场骗局背后的众生相

  赶时间,举证难,金额少,被骗乘客多“忍气吞声”;“骗子团伙”难区分,未“抓现行”很难打击

昨日,北京西站北2出口处,电子显示屏不停地播放提醒公告。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昨日,北京西站北2出口处,电子显示屏不停地播放提醒公告。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王飞

  一篇“北京西站骗局众生相”的网文刷爆网络,一场车站被骗的经历,引来成千上万人的关注,很多人产生共鸣:早该曝光了。

  然而,在火车站广场上,乘客与时间竞赛,未必等得了办案的合理程序;广场上的执法人员,夜以继日巡逻,却永远打击不完隐匿在人群中的骗子。

  在时间的压迫下,骗子瞄准慌乱的乘客,在他们眼中,火车站就是一片肥沃的土壤。

  “两三百元,骗了就骗了”,乘客的维权一次次陷入一场尴尬的“罗生门”,一篇热门网帖,触动了所有出入过北京西站的乘客。作为北京的窗口,北京西站,这一次真的能作出改变吗?

  镜头一

  “突然袭来的陷阱”

  北京西站,从地铁口一出来,就直接检票进火车站候车。

  像此前很多次坐高铁一样,在京上班的黑龙江人李平(化名),去年10月1日回老家,计划按上述路径进站。

  刚出地铁站,三四名穿着制服、带着工作证人员,走过来拦住她,并查看火车票。

  “一开始我以为这些人是车站疏导人员,帮忙指路的。”李平回忆,当时,这些人表示,通往高铁的站台已经关门,需要交四五十元钱才能带进去。

  她没有相信,去询问车站工作人员后发现,此前的人都是“骗子”。

  然而,很多人遇到“突然袭来的陷阱”时,并不能像李平这样,及时发现,避免被骗。

  同一天18时许,北京某高校的学生张丽(化名),回老家兰州。当时她是大一新生,对北京西站并不熟悉,也不知道在哪里取票。

  出地铁站上电梯后,张丽看到四五名穿着整齐、佩戴工作证且标有姓名的男性,就向对方询问。

  “他们得知我去兰州,就说,长途啊,你怎么现在才来?当时距发车还剩一个小时,我很紧张,毕竟买到票不容易,不想错过。”张丽说。

  这些“工作人员”告诉她,交400元,就可以开一条快速通道,钱会在她到站后一号窗口返还。

  张丽只有200元,“我当时挺着急,就让别人转够钱,通过微信转给他们。后来,另一人带我上了电梯,几分钟就到了取票的地方”。

  候车时,与家人通了话,并在网上搜索后,张丽发现被骗。但急着回家,想着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她选择沉默。

  镜头二

  即将发车的时刻

  因为赶时间,张倩(化名)在北京西站着了“假工作人员”的道。

  她是广西一名高三学生,在北京学习美术,去年11月29日,集训结束后返回广西。

  张倩清楚地记得,当晚9时10分许,从西站地铁口出来,右侧就是自动取票机。突然,两名穿青色制服的“工作人员”拦住她。

  “对方好像知道我要去哪儿,说火车就要开了,还伸出手里的表指给我看,我立马就蒙住了。”她回忆,当时列车还有50分钟就要发车,但对方告诉自己,自助售票机在维修,无法取票。

  看到张倩惊慌了,“工作人员”随即表示,微信转账600元,可以帮忙快速取票,随后网络会退款,到时候再还她。

  微信里没钱的张倩,立马叫家人转钱过来。在此期间,一人把她引开,让她在远处一处建筑外等候,另一人拿她的身份证办理取票。很快,对方还给她火车票和身份证。

  到候车厅等车时,张倩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被骗了。她说,事后回想,这些人都是多人合作,有的主动服务,有的售后处理。他们都穿着工作服,在取票门口外晃荡。为什么巡查人员,对他们视而不见呢?

 北京西站北广场,执勤民警和站内工作人员在巡视。
北京西站北广场,执勤民警和站内工作人员在巡视。

  镜头三

  报案还是不报?

  遇到骗子后,眼看离发车时间越来越近,燕俊担心报案流程繁琐,怕赶不上高铁,犹豫要不要报案。

  这是3月14日7:43,距发车时间不足50分钟。

  西站执勤人员张旭(化名)告诉她,从南广场前往北广场派出所,需10分钟,如果报案就赶不车,但还是鼓励她报案处理。

  考虑了下午的工作行程,燕俊将车票改签为10:00出发,并到派出所报案。

  找执勤人员帮忙抓骗子后,燕俊又二次报案。最终,骗子逃脱,又担心赶不上车,她没有再去录口供。“很遗憾没抓住骗子,这或许让其他旅客又受骗了。”

  像燕俊一样选择报案的,是少数。大多数旅客,因被骗金额不多,着急赶车,加上抓骗子取证难等,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学生张洁(化名)称,4月9日早6:20,自己到达西站,准备乘坐7:08的火车,却在上二楼环形楼梯时,被三人拦住。“对方说,二楼不让走,得交305元办理退票。之后可以到窗口退还300元,剩下5元为手续费”。

  所乘火车还有半个多小时就要发车,加上当时二楼候车旅客不多,她没多想,便用微信扫码支付305元。

  之后,一名“保安”称带她去进站口。刚要走时,这名保安顺着楼梯直接下楼,一溜烟就不见了。“我当时还疑惑,窗口不就在前面吗,他为什么要下楼?”

  把情况向附近站岗的工作人员说明后,张洁得知被骗。“我当时更蒙了,那三个骗子距工作人员不过100米,居然如此明目张胆。”

  面对“骗子早已不见”没有证据、列车15分钟后将开着急返校,她没有时间留下来协助调查。“我又急又气,无奈之下,只好赶回车站二楼尽快进站。”

  镜头四

  执法的“罗生门”

  北京西站旅客到发人次居全国铁路系统之首。目前,该站日均上下车旅客人数超30万人次,高峰期,这一数字将达50万。

  据千龙网报道,在北京西站尤其是早7时,站内售票窗口还未上班前,就会出现一些穿着与铁路工作人员相似的人,在旅客中穿梭游走,并不时搭讪。他们通常利用旅客急切赶车的心态,以各种理由行骗。

  乘客郭女士回忆,去年冬天,自己早上6点多到达西站,一位穿制服的女性询问发车时间。得知7时许发车,对方告诉她,自动售票大厅7点才开门,来不及取票。最终,她被骗交了800元保险费。“那个时间安保人员较少,但车站24小时运营,还希望全方面加强管理。”她说。

  自助取票机旁值班的安检员说,骗子团伙诈骗方式很多,旅客一不小心就会受骗。团伙打扮跟普通旅客无异,有的还背着包,很难辨认。他们不时跟旅客搭讪,伺机诈骗。

  而被骗旅客中,大多是赶时间,骗子借此上前搭话,提供“帮助”,有些旅客防备心不强,就会上当。

  售票处另一名安检员提到,车站骗子横行多年,管理起来也难。为了防范骗子,车站设置了不少提醒措施,除巡视人员,每个售票厅还配有警察。“北京西站人流量大,骗子太多,且行为隐秘,很难抓到现行。”他直言,即便抓到,但涉及的金额不多,处罚轻,甚至有骗子被抓后拿出病历,以生病为由脱身。

  北京西站党委书记宋建国介绍,自2016年12月以来,共抓获各类治安违法人员105名,刑事拘留违法嫌疑人62名。但北京西站人员相对密集,且涉及多个部门,管理上相互交叉,此外,“骗子团伙”在外观上与普通乘客难以区分,在没有“抓现行”情况下,很难打击。

  除了骗子难抓,旅客不配合调查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上述安检员称,有旅客买不到票,找票贩子买,被抓现行后却不配合调查,称自己是自愿。“本来能处理的案子,只好作罢”。

  新京报记者赵吉翔 李明 潘佳锟实习生 刘经宇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