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奇葩套路深 恶意减持频现凸显监管难题

理由奇葩套路深 恶意减持频现凸显监管难题

2016年12月09日 11: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近期,上市公司股东减持潮汹涌。记者从权威部门拿到的数据显示,初步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沪深两市本年度大股东减持金额总规模接近2000亿元。在减持家数和规模猛增的同时,“高送转”“炒概念”拉高股价——大股东找理由减持套现——业绩变脸、股价下跌……这些“套路”今年以来在A股屡见不鲜。在上市公司大股东套现欲望愈加迫切的背后,大股东大幅减持伤害了谁?监管层又该不该出手?

  理由五花八门为减持

  在减持家数和规模明显增加的同时,部分上市公司甚至出现股东“清仓式”减持。例如,今年以来有近20家上市公司股东公布了“清仓式”减持计划,其中厚普股份的股东德同银科、维力医疗的股东九鼎医药均在年中表示将要减持所持的所有上市公司股份。

  按照中国证监会发布并于今年1月起实施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总数,不得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一。但过去几个月中,仍频现违反上述规定或违反股东相关承诺的减持行为。

  在各类减持的背后,从为结婚到为孩子交学费,再到理财、还债……股东减持理由可谓五花八门,掌趣科技控股股东姚文彬为“支持公司发展”而减持,更让小散们直呼“看不懂”。与这些奇葩理由相随的,却是过千亿元的减持大潮。

  股东减持理由奇葩,资产去向难明。今年1月18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王秋虎以“改善个人生活”为由,拟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01.27万股公司股份,按照当日收盘价估算套现金额近2.6亿元,引起市场不少“吐槽”。

  进入下半年,减持理由被“个人资金需要”“企业发展需要”等笼统表述取代。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表示,的确有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因为公司发展缺钱而减持,但估计仅占减持总规模的一半,还有巨额资金无法判断真实去向。

  “高送转”外加“业绩变脸”减持套路深

  在整体减持压力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虽然监管部门大力约束减持、严管违规减持,但仍挡不住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借道大宗交易或利用高送转“掩护”等套路不断减持,有的公司甚至在减持后出现业绩立即变脸等现象。

  上海一家托管市值超过百亿元的证券公司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并非所有的股票大宗交易都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抛售,但是其中确实有不少上市公司因为竞价交易受限,转道大宗交易套现。其中,很多大股东不惜“打折甩卖”股份。

  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利用高送转“掩护”进行减持日益增多。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统计,在2015年年报中,一个突出的现象是实施“高送转”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大量增加,10股送转10股及以上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数量达335家,创历史新高。

  部分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后,出现业绩变脸等现象值得高度关注。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永大集团、久安医疗、易联众等公司均出现减持前业绩突飞猛进、减持后业绩一落千丈的现象。

  波及实体经济与中小股民

  动辄几亿元的减持规模,“一不小心”就是“清仓式减持”的套现,在短期内可能形成股价的大幅波动,长期来看则会给公司烙上“大减持”的印记,无论是对中小股民、上市公司,抑或是实体经济,都不是一件好事。

  中小投资者权益受到的损害或许比想象中的大。即使股东通过大宗交易或是协议转让减持,这些股票中很大一部分最终都流入了二级市场。中小投资者作为二级市场的重要参与主体,为股东减持套现的真金白银部分“埋单”。

  还有一些企业公布高送转方案后,股东利用股价飙升机会高位减持,也被指伤害了中小投资者权益。

  另一方面,股东减持对公司经营特别是业绩影响也不小。例如,遭遇前控股股东吕氏家族减持完的永大集团今年三季报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6.88%,而去年年报净利润增幅却超过90%,这意味着公司业绩出现巨大波动。

  大幅减持也给公司的声誉带来很大影响。记者在永大集团采访时,面对吕氏家族已“不留一股”的现状,公司里不少老员工都希望通过更名等方式,“洗”去前控股家族减持对永大集团声誉的影响。

  更值得关注的是,减持股份所形成的现金流大多并未回流实体经济。同济大学财经研究所所长石建勋与多家上市公司高管接触后发现,通过减持套现的大量资金,或用于个人消费,或通过移民等方式转移海外,或者进入了“来钱更快”的虚拟经济领域和房地产市场。

  “资本市场为众多民营企业提供了财富迅速增值的机会,但很多股东减持套现后不愿再从事实业,这无疑会让实体经济面临不断‘失血’的风险。”石建勋说,减持套现的资金很少用于创办新的企业或投资新的项目。

  大幅减持应该如何监管?

  我国对大股东持股有相应的限售安排,在证券法、《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管理办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法规中都有提及。上述提及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也进一步对减持作了进一步规定。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说,要制止恶意减持套现行为,仍须完善相关的法律和制度。

  还有一些带有“阴谋”色彩的“精准减持”行为,同样值得监管层高度关注。如刚刚发布高送转方案,股价迅速攀升后立即迎来一波大减持;机构受让股票后,不出半年,又在高价位区间完成抛售等。

  杨德龙等多位业界人士表示,减持行为本无可厚非,但若存在违规减持,则可能损害其他公众股东合法权益。对于这种“违规也要卖”的行为,监管部门应严厉查处、绝不姑息。

  与此同时,在股市大幅减持的背后,实际上反映的是中国股市的“内伤”所在。一方面,不少上市公司不再注重自身业绩,期望减持套现少奋斗;另一方面是散户为主的投资者结构,难使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和治理水平有效改善。

  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为了减持套现,很多都采取所谓“市值管理”等手段。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认为,在二级市场股价可以操纵,进而股价严重偏离公司真实业绩的情况下,鼓吹“市值管理”,有可能涉嫌股价操纵,必然导致投资者投机心理更加严重。

  而目前中国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偏重于“一股独大”的局面,使大股东减持更加肆无忌惮。高明华认为,由于信息不对称,我国中小投资者相对于大股东和公司内部人,总是处于弱势地位,难以约束相关减持。

  “部分机构投资者与大股东合谋推高股价后,大股东减持套现,高价接盘的几乎都是散户。”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说,散户占中国股市投资者的大多数,这是大股东能够恶意减持套现的投资者结构基础。

  正因如此,高明华认为,我国资本市场应通过系统性的法律法规,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提升违规减持等行为的违规成本,加大对违规者的威慑力等。记者 杨毅沉 潘清 许晟 刘慧

 


理由奇葩套路深 恶意减持频现凸显监管难题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