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春运抢票遇上软件:加剧不会使用软件的人买票难

2017年01月15日 09:17 来源:工人日报
分享

  “你什么时候回家?买到票了吗?”

  这是许多人最近见面聊天的开场白。快过年了,买回家的车票是在异地工作、上学的人们眼中的一件大事。

  中国春运是地球上迄今最大规模的人类迁徙。背后是现代文明史上最剧烈、最迅猛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一张窄窄的火车票寄托着太多人回家的渴望和沉重的乡愁。

  1月13日,2017年春运拉开大幕。今年春运从1月13日起至2月21日止,一共40天。回家的路上人潮拥挤,每年春运开始前,全民的“刷票大战”似乎成了“开场大戏”。

  今年全国春运旅客发送量预计将达到29.78亿人次,比上年增长2.2%。据铁路部门预测,今年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56亿人次,同比增长9.7%。有报告预测,铁路客运需求量增加、春运时间提前导致客流叠加、火车票预售期缩短等多重因素将加剧今年火车票的买票难现象。

1月13日,福州火车站乘坐首趟K4186次“定制专列”的返乡旅客在检票上车。 张斌 摄
1月13日,福州火车站乘坐首趟K4186次“定制专列”的返乡旅客在检票上车。 张斌 摄

  “抢票像打仗一样”

  “惊天地,泣鬼神,抢到回家的火车票!!!”在上海某高校读研三的学生小何在“蹲守”12306网站数天后终于抢到票,她发了条微博。她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自己的抢票攻略,言谈中间洋溢着兴奋和激动。

  每一个抢票的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春运故事。相比买到票的人欣喜,也有人在不住地犯愁。北京上班族胡先生就属于后者。“抢个火车票像打仗一样,我都不敢眨眼睛,放票的时间一到我就开始疯狂的点击鼠标,结果还是没抢到。”他现在每天都开着手机和电脑同时刷票,悬着一颗心,准备打持久战。

  胡先生的同事小贺买到了一张站票,车程二十几个小时。他觉得站票总比没票强,要是手里一张票都没有,总会觉得心里不踏实。“如果因为没有买到票而被迫留守北京,那也太惨了,平时也就算了,毕竟春节还是要回家团圆。”他还在继续刷票,“要是刷到了卧铺或者硬座,就改签。”他说,尽管今年退票、改签收取的手续费比之前贵了,但为了回家,值得。

  铁路部门日前出台退票新规,新规指出,2017春运期间,火车票改签的乘车日期凡在春运期间(1月13日至2月21日)的,一律收取票价20%的退票手续费。

  2016年12月27日,微信朋友圈里一片“哀鸿遍野”。按照规定,当日,可以开始购买2017年1月25日即腊月二十八的车票,这一天正好是铁路客运最高峰日期。许多人摆好架势,做足准备等待抢票,然而没抢到票的不在少数。“整个朋友圈因没买到春运期间车票的吐槽此起彼伏。真是‘早买早享受,晚买哭着求’。”在深圳工作的李女士如此总结。

  在刷票大军中,也有“心很大”的人。北京上班族小文却忘了抢票。最近,他才开始刷票。“火车票是每天都放票,而且有人会退票,还能捡漏。大不了找‘黄牛’。”小文说:“没必要慌,大家最后都能回家过年。”

资料图。鲍赣生 摄
资料图。鲍赣生 摄

  “黄牛”有手段“软件”靠速度

  找“黄牛”是小文买不到票时的最后选择。记者以乘客的身份,联系了一名“黄牛”,他宣称自己在北京火车站“内部有人”,能通过一个“内部系统”买到票。手续费平常是100元,春运期间涨价到200元,要是没买到就退钱。

  这名“黄牛”说,以前提供身份证号就能买票,最近出了个新规定,必须拿身份证原件才能从“内部系统”出票。顾客一般不放心把身份证给他们,但他们也还是有办法:“黄牛”用自己的身份证给顾客买好票,顾客自己也买张最便宜的能进火车站的票,等过了火车站要求票证一致的检票口,“黄牛”再把票给顾客就行了,因为之后的检票程序一般都不用再检查身份证。

  还有的“黄牛”是装上各种抢票软件,“专职”抢票。目前市面上有不少抢票软件,多数提供加价抢票功能。例如,在抢票软件“智行火车票”App上,有3种抢票通道选择:成功率低的低速抢票、20元一份的快速通道、30元一份的VIP快速通道。购买的加速包金额越高,抢到票的概率也越大。多名通过抢票软件买到票的旅客告诉记者,他们身边很多人都是用抢票软件买到票的。

  就职于深圳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陈先生对记者说,他的一位前同事自己开发了一款免费抢票软件,仅在小范围内被传播和使用。“要是大家都这么做,就麻烦了,这加剧了另一部分不会使用抢票软件的人买票难度。”陈先生表示担忧,“那些不会用电脑和手机抢票的农民工、老年人该怎么办?”

资料图。鲍赣生 摄
资料图。鲍赣生 摄

  毕竟是越来越好买了

  有分析指出,收费的抢票软件也属价格违法,并被定性为“网络黄牛”,认为应予打击和取缔。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12306网站也提示,不要通过第三方代购的网站和手机客户端购票,不要将个人信息提供给第三方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以免个人信息泄露带来风险。

  “也知道通过黄牛或抢票软件买票会面临泄露个人隐私的风险,但为了回家,宁可试一试。”有乘客表示。

  对于“黄牛”等扰乱火车票市场秩序的现象,有关专家认为,应坚决打击倒票行为。同时要加强铁路系统内部的监管,避免车票以不正当渠道流入市场。也应加强车票实名制的实施,防止被钻程序漏洞。

  作为一个从大学开始就离家在外,如今已经连续买了9年春运火车票的人,小章认为,在她的经验里,买火车票毕竟还是越来越便利了。“我上大学时,还没有12306购票网站,寒冬腊月里在火车票代售窗口排五六个小时的长队,才能买到票。”她说:“后来有了电话订票,有了网站订票,有了手机订票。”

  春运难题萦绕多年,付费抢票软件的争议,凸显了春运买票难问题的一个侧面。

  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交通部、公安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全力做好2017年春运工作的意见,指出“千方百计增加运力”。中国铁路总公司在2017年春运方案中提到,2017年铁路春运客运能力大幅增长,节前、节后日均运能分别增长7.5%、7.1%。中国“四纵四横”高铁网也基本成型,可缓解春运部分压力。

  在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看来,春运买票难,本质上还是供需矛盾造成的,火车票供不应求。一方面是我国城乡的二元结构,产生了大量的流动人口,不能使流动人口在城市安家,这是最根本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火车是人们长途旅行的主要交通工具,火车票价相对便宜。赵坚指出,“买票难问题的缓解从铁路本身想办法很难,不能仅靠提高铁路运输能力,更重要的是通过经济社会的发展,通过以人为本的城镇化解决。”本报记者 吴丽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