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揭秘细胞治疗暗流:花样翻新避监管 病人当小白鼠

  • 2017年04月26日 06:10 来源:中国青年报
www.5566gan.con

 

 

  一些机构花样翻新逃避监管 病人掏钱当“小白鼠”

  细胞治疗暗流

自称“中国干细胞第一品牌”的某公司宣传册,除了干细胞治疗之外,还介绍了DC-CIK免疫疗法,宣称该疗法适用于肺癌、肝癌、胃癌等。魏则西此前使用的即是这种疗法。实习生 张玛睿/摄
自称“中国干细胞第一品牌”的某公司宣传册,除了干细胞治疗之外,还介绍了DC-CIK免疫疗法,宣称该疗法适用于肺癌、肝癌、胃癌等。魏则西此前使用的即是这种疗法。实习生 张玛睿/摄

  历经多次整治,违规的干细胞、免疫细胞商业治疗领域依然暗流涌动。

  廖雄登是这一现状的反对者。2016年“魏则西事件”曝光后,廖雄登想起自己患癌的父亲3年前也接受过免疫细胞治疗,“7天花了近10万元,数月后还是去世了”。此后他开始寻找当年联系的那家北京生物公司——免疫细胞与干细胞都是该公司的业务。

  免疫细胞与干细胞治疗均被视为全球医学的重要方向,研究成果也日益丰富,但即使在发达国家,大多数干细胞、免疫细胞治疗的有效性或安全性也还处在论证阶段。国家卫计委的态度是,除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血液病外,上述细胞治疗全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暂不可用于临床治疗,更不能收费治疗。

  然而,这些在国内尚处于研究阶段的细胞技术或制剂被部分机构用来牟利,且“花样翻新”。病人一边掏钱,一边当“小白鼠”。受访学者担心,若违规操作继续盛行,未来真正合规的细胞治疗恐被透支公信力。

  渲染细胞治疗效果的机构令患者眼花缭乱

  2013年,经人介绍,廖雄登为68岁的父亲联系上了北京翔程军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开始接触免疫细胞疗法。

  廖父患晚期肺癌,当年6月28日住进北京某医院神经血管外科病房,当天,廖雄登给翔程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个人账户转了第一笔钱。

  该医院住院资料显示,廖父被诊断为肺癌脑转移,入院第4天起接受了4次“细胞移植术”。“治疗要将NK细胞通过输血器输入体内,就像输液一样,隔两天输一次,父亲输完就出院了”。廖雄登说。

  NK细胞是人体一种重要的免疫细胞,抗肿瘤功能强大。一些研究认为,若将培养后的NK细胞或其他免疫细胞重新注入人体,可增强免疫力,治疗癌症,这种疗法也被视为未来继手术、化疗、放疗之外的第四种治癌招数。

  廖雄登一度误以为NK细胞是干细胞的一种。干细胞是翔程军公司的另一项业务,这种细胞像“种子”,一定条件下能分化为功能各异的细胞,甚至是新的组织、器官。研究者希望此特性可让人体的病患之处被修复或替代,从而痊愈。

  世界卫生组织前副总干事胡庆澧告诉记者,我国干细胞研究起步较早,一些机构直接把正在研究的干细胞用于临床治疗,“曾经有不少医院打广告宣传干细胞治疗”。

  “包治百病”曾是一些医院给干细胞、免疫细胞治疗贴上的标签。在其描述里,这两种技术十分成熟,已攻克了脑瘫、帕金森病、癌症等医学难题。一时间,渲染细胞治疗效果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令患者眼花缭乱。

  事实上,即使今天,全球大多数干细胞、免疫细胞项目仍在研究之中,有效性、安全性依然不确定。

  不过,科研世界每一例实验性治疗的成果,哪怕只是针对某种疾病初步显现的临床效果,也会被部分商业机构视为“疗法成熟”的论据。

  科研的另一面则被他们选择性忽略——一些干细胞临床研究方案被证明疗效有限,并非“万金油”,而少数甚至出现了诱发肿瘤、严重并发症等隐患。目前全球仅约10种干细胞药物通过临床试验而获准入市。

  免疫细胞情况也类似,一名资深研究者告诉记者,为了确定适应症、干预时机、治疗剂量及干预频率等重要因素,他已进行了十余年临床研究,但若要投入较大规模的临床应用,还需2~3年积累更详实的经验。

  廖雄登接触翔程军公司的时候,国内细胞治疗市场正在洗牌。原卫生部整顿干细胞市场时曾公布,截至2012年7月,全国有300家左右的医院或机构开展了干细胞治疗。而这仅是各地自查自纠上报的数字。

  翔程军公司即是在整顿期间进入细胞市场的。这家注册资本30万元的公司成立于2012年1月,在两年后的一个访谈节目中,他们坚称:“干细胞已得到比较成熟的应用,在老年痴呆、心脑血管疾病等方面逐渐取得疗效。有的脑瘫患儿原本左手不能动,治1个半月以后,左手就能拿东西了。”

  今年2月~3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以患者家属名义联系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依旧对干细胞自信满满:“我爱人输过,我父亲输过,我也输过。”

  以科研开场的“揽客”

  越来越多民众知道这两种细胞在中国暂不能用于临床治疗的事实。然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包治百病”的承诺几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一些新说法开始在商业机构流行,最模糊的是,有的人员既声称这是一项研究,又建议患者可花钱治疗。

  记者以家中老人患脑梗的名义,联系了山东济南一家名为赛尔生物的公司。负责技术的庄姓工作人员坦言,干细胞目前处于临床研究阶段,不能保证达到某种效果,“只能说,对某些方面会有些改善,但不会有非常大的改善”。

  翔程军公司的代表与记者首次见面时,公司法定代表人许成福带了一名自称某医学科学院的郭姓博士。许成福表示,公司干细胞均来自该院基础医学研究所。

  “我是搞基础研究的。”郭博士介绍,他们与许成福合作主要是为了“收集一些病例”,并进行后期回访,再根据统计数据修正研究方案。

  以研究开场的对话最终回到了“钱”上。许成福说,治疗之前,大约要花5个工作日培养干细胞,治疗须进行4次,每次注射1袋液体,包括干细胞6000万个以及生理盐水、营养液,细胞培植费单次5万元,4次共20万元,“这是最低价”。

  在场的郭姓博士对此没有异议。

  赛尔生物提供的方案是,每次输入四五千万个干细胞,一个疗程输2~4次,每次费用两万元以内,住院费另计。

  庄姓工作人员说,干细胞由赛尔生物提供,但治疗要到与公司有合作的山东省济宁市某医院。翔程军公司也类似,许成福称,在拿到某科学院的干细胞之后,治疗地点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或其他几家。

  事实上,即使是临床研究,上述医院、公司、研究所全无相关资质。

  按照2015年7月发布的《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要求,截至目前,共30家地方医院、12家部队医院分别通过国家卫计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的备案,获准进行干细胞临床研究。前述机构均不在其中。

  该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不得向受试者收取干细胞临床研究相关费用。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总结说:“这意味着,凡是收钱的都是不合法的。”胡庆澧也表示,这项研究的费用应来源于研究经费,不能从病人身上收取。

  一家获得干细胞临床研究备案的三甲医院有关负责人确认,病人若被筛选进入该院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除了正常的检查费用之外,干细胞制剂、手术费均是全免的。

  与一些商业机构“包打天下”的架势不同,这家获得资质的医院,其干细胞临床研究范围并非任意疾病。根据管理办法,目前通过国家卫计委备案的干细胞临床研究项目仅13个。该院临床研究被限定在小儿脑性瘫痪等三种疾病。

  这三种疾病在该院也不是“随来随治”的。“不是所有病人都能做。”该负责人强调,例如,为了进行对照研究,研究项目对患儿的基本要求是年龄必须1~5岁,须为缺血缺氧性脑瘫,以往不能接受过相关颅脑手术,并且,虽然患者招募已开始,但距正式启动研究还需一段时间。更重要的是,这种治疗以观察、总结经验为目的,并非临床治疗性质。

  然而,机构备案、课题备案、禁止收费这三项门槛,没能挡住一些商业机构提前进入临床治疗市场。

  生物公司背后的医院

  许成福推荐的合作医生表示,若经济条件非常好,做肯定比不做的恢复概率要高;他亦向前来咨询的记者叮嘱着细微的差别:输入人体的物质,“不是干细胞”,而是“含有干细胞”,包括脐带血单个核细胞、脐带血间充质干细胞,“含量不高,千分之几吧”。

  他所就职的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是一家二甲医院,其网站历来没有渲染过干细胞治疗。事实上,在监管层频频关注国内屡被批评干细胞滥用的医院之后,治疗乱象已好转一些。但暗流仍然存在,有的医生放弃了医院这一原有的干细胞“正面战场”,转而与生物公司合作,而这些公司会向医生推荐患者。

  按照许成福的说法,翔程军公司每年“成交”的患者有六七十个,合作医院至少3家,都可由前述玉泉医院的医生负责操作治疗。

  河北一家名为佑仁生物的公司也采用类似模式。公司工作人员称,他们可提供干细胞供治疗,每次收费七八万元,此外还能“提供一些临床治疗方案”,让主治医生参考,“河北省三甲以上医院都可以”。

  该公司亦能“跨省治疗”,在山东,“有相关合作”的是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一名医生。他向记者询问了各种病情,随后确认可在该院做,若病人在济南,还可由他到一家部队医院操作治疗。这两家医院均无干细胞临床研究资质。

  事实上,医生选择的合作机构也可能不止一家。“我在佑仁生物就是挂个顾问的名”。前述医生建议别用该公司的干细胞,“从石家庄运过来,时间太长,细胞活性难以保证”。他推荐使用某省会城市脐血库的,费用大约5~8万元,交给脐血库一名高姓经理,“(脐血库)网页上的专家团队里有我”。

  这当中利润有多少?一名有资质从事干细胞临床研究的三甲医院负责人透露,如果真正按照标准培养干细胞,一人份的成本要4万元左右,如果是小作坊培养,“什么都得买,肯定成本要高”。

  不过,有的医生不愿和收费沾上直接关系。“收费标准很难确定。你说,哪家医院来做呢?你看许老师能安排哪个地方做?”当记者称许成福给出的价格是20万元,玉泉医院的一名医生称,“你可以直接跟许老师联系”。

  其中的责任分配颇为微妙。一名细胞研究者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分析,如果一家公司给患者介绍了某医院或某个医生,它只是中介服务机构,难说违法;医院怎么治疗,那就是医院的事儿,不是中介机构的责任,但最终,事情还是取决于医院有无相关资质。

  一名生物公司前员工透露,他们曾与一家医院合作免疫细胞、干细胞治疗,后来,医院不再配合,“他们知道,这是在打政策的擦边球”。

  然而,不管钱往何处,归根到底,病人还是在暗流之中将钱掏了出来。

  廖雄登正遭遇类似尴尬。花10万元而父亲依旧病逝之后,他觉得事情蹊跷。今年2月,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陪同他来到某部队医院,医患处工作人员表示,廖父所输的细胞是自带的,与医院没有关系,并且,家属在注射之前已签署相关文书表示知情。

  所谓自带,指的是NK细胞来自翔程军公司据称合作的某医学科学院。廖父近10万元的免疫细胞费用,也是转账给了许成福的个人账户,而非交给医院或科学院。

  廖雄登觉得该公司与医院的关系不简单:“试想,如果我随便自带一种药物,医院难道都会替我输进去?”

  免疫细胞治疗是否对廖父起到了治疗效果,尚需科学判定。在廖雄登看来,自己花了大钱,医院却使用未经批准的免疫细胞进行临床治疗,这有违规之嫌。

  政策迟缓是否留下“后遗症”

  受访学者对这些乱象并不意外。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分析,乱象原因之一,是过去干细胞缺乏配套的法规、技术标准等监管,而市场又有临床治疗的需求。相对迟缓的政策造成了“要么(市场上)就是乱象,要么(所有项目)都被要求停下来”。

  免疫细胞与干细胞治疗起初主要是由食药监部门监管的,2009年改由原卫生部管理,一起被列入第三类医疗技术,这意味着,其“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

  可是,直至2015年它们因行政审批改革被移出该目录,原卫生部并未批准任何干细胞、免疫细胞进入临床治疗。两年后,中国叫停了未经批准的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此后审批、管理均趋于停滞。

  沉寂4年,2015年,国家卫计委发布《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从稳妥的角度,国家先让一些医院做临床研究,符合要求了再批准进入临床治疗,这思维是正确的,但决定得太晚了。”韩忠朝认为,这至少晚了10年,而现在的一系列政策“补课”都是为了奋起直追。

  彼时的“无法可依”备受诟病。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6年,中国共有3种干细胞药物获准进行临床试验,但现在,中国没有一种通过临床试验的干细胞药物,而韩国在2011年前后就有3种新药上市。

  干细胞先于免疫细胞完善监管的2015年,免疫细胞治疗继续盛行,网上还出现了各省市免疫细胞疗法的报价。第二年,免疫细胞终于引起空前关注,因为一个叫魏则西的22岁年轻人在一家部队医院接受了DC-CIK免疫疗法,花费20万元,此后病逝。

  像干细胞当年的境遇一样,国家卫计委重申禁止免疫细胞临床治疗,但有关专门的管理办法尚未出台。

  这场整顿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不止一人公开声称该疗法对他们有效。有人认为,个案有效与科学研究不能等同。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说,评价临床研究效果不能靠个案,“临床研究有非常严格的标准、质控,还有观察的指标,要进行双盲测试和严格的对照。靠一个医生、一个病人说怎么样,不是很科学。”

  但现实生活有时的确需要“救场”的特例。魏则西事件前一个月,台湾地区刚出台规定,试图解决“救场”问题。该规定称,若患者“危及生命或严重失能”且“本地尚无替代疗法”,可在医院、监管部门的核准后,由具有一定资质的医院在原研究计划之外收治额外患者,但收治人数不得大于计划的原定人数。

  “免疫细胞治疗是未来根治肿瘤最有希望的方法。”清华大学细胞治疗研究所所长张明徽说,免疫细胞项目成本高,个体化极强,难以大规模推广,临床研究不易吸引社会资金,所以,对于创新的癌症免疫治疗技术,若在指导原则上适度放宽,利于行业发展。比如,可在技术安全性、潜在风险及患者获益概率等综合伦理论证,以及患者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尝试让患者分担部分费用的方式开展临床研究。

  在他看来,免疫细胞的临床研究规则不能照搬化学药物,可由国家食药监局或卫计委备案,研究型医院伦理审批并承担责任与义务,遴选病例,定期总结发布研究报告,再审批进入临床应用。

  世界卫生组织前副总干事胡庆澧认为,总之,中国应在成熟经验的基础上再放开干细胞治疗政策,在此之前,应该遵守国家规定,一步一步走。

  “如果老百姓都知道哪里是正规的,哪里是国家批准的,肯定不会冒风险去没资质的机构做。”刘中民说,“这些管理不仅中国谨慎,全世界都很严格。”

  这些前景无限的生物技术,正期待祛除暗流,小心翼翼地迎接未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实习生 张玛睿 何欣禹

上篇:关于党政关系听听习近平怎么说

下篇:海南“跨界局长”:7年走到哪贪到哪 年均贪40万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新华社评论员: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

  • 个人所得税改革有哪些进展 财政部长回应

  • 《最牵挂的人》

  • 西部战区司令员:打造一流战区,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 100个问题全是精华!15场部长记者会你关心的都在这

  • 郭树清谈资管监管:制度重要,更重要的是人

  • 王岐山参加北京代表团审议 强调提高执政能力

  • 河南省委副书记邓凯调任全国总工会党组副书记

  • 习主席在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在全军和武警部队引发热烈反响

  • 台前高官:台湾拖到最后只能向大陆“求和”

  • 李克强谈应对H7N9疫情:公开透明是谣言的天敌

  • 外交部长王毅记者会表态:部署萨德之心路人皆知!

  • 李小鹏首次亮相部长通道 谈“拥堵费和摇号”

  • 北京市长蔡奇:解决雾霾是长期过程 不作过度承诺

  • 山川秀美忆乡愁:农村环境整治再发力

  • 王毅:中美应超越社会制度不同和零和博弈思维

  • 湖南永州科技局副局长酒桌上大量饮酒 中毒身亡

  •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闭幕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 肖捷:中央财政宁可自己紧一点 也要支持困难地区

  • 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

  • 有用!2017总理工作报告这12个新词很重要

  • 民法总则草案作126处修改 抹黑英雄烈士将被追责

  • 李克强为何对这“半壁江山”高看一眼?

  • 除了七常委,江泽民、胡锦涛和李鹏夫妇等也向他哀悼

  • 厉害了!没想到今年两会这三份重磅报告可以这样

  • 习近平对载有中国游客的游艇在马来西亚失联作出重要指示

  • 上海陈旭被审查 被称“老政法” 因一部印度电影入行

  • 习近平送出的“年货”

  • 山川秀美忆乡愁:农村环境整治再发力

  • 这9个关键词同时被“两高”提及

  • 最高检:今年将严肃查办群众身边的“小官大贪”

  • 中船重工:学习张进先进事迹掀起“两学一做”学习教育高潮

  • 李克强主持召开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座谈会

  • “老市长”王岐山两会在北京团说了啥?

  • 纪委怎么办案子?看完这篇就全清楚了

  •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

  • 因网站长期不更新 海南一局长被立案审查

  • 这个地方 习近平关注了三十多年

  • 李克强接待法国总理访华时强调:以稳定性应对不确定性

  • 习近平参加辽宁代表团审议

  • 习近平推心置腹纳英才 人民智慧凝聚无往不胜磅礴合力

  • 习总书记“下团组”漫评③:实体经济是赢得发展主动的根基

  • 李克强:"民族边疆地区"不能省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 民政部约谈“轻松筹”:对求助信息审核把关不严

  • “两会内外习近平”之六:三大关键词发出强军最强音

  • 四川纪委书记:彻底肃清周永康插手四川的恶劣影响

  • 三组关键词,教你看懂两岸关系

  • 财政部:个人所得税改革正在研究和设计当中

  • 蒋介石曾孙质疑去蒋化:跟过去威权时代有何不同?

  • 习主席新年首访 外交成果丰硕国际影响深远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